穿过云层思念的味道+番外

作者:如是非迎 阅读记录

书名:穿过云层思念的味道

作者:如是非迎

文案:

qiáng势女主+冰山男主

本故事的女主角喜欢瞻仰周围的qiáng人,尤其喜欢瞻仰冰山男主,因为男主是一个变态的存在(可以说女主很无聊)

本文很啰嗦、慢热,铺垫很多,进展奇慢(可以把它称为流水账)

一群高中生,一个有爱的故事,青chūn与成长同步,友情与欢乐共存

===================================================

一则小短篇:

某篇番外的音乐

=============================================================

有读者提到了定制印刷的问题。

我本人不太清楚这个怎么弄的,今天咨询了一下。

《经年留影》没什么问题,就是现在这样。

因为一直想整理《始弃终乱》全文,如果有人确实想要这篇文的定制印刷,我会修改一个版本出来,但是因为我个人的原因,番外中应该只收录萧寒的番外,其余不予包含。

毕竟这个印刷是要花钱的,而且貌似还不便宜,所以还是请想要的筒子再三考虑清楚吧——千万要慎重,再慎重。

如果这样还是决定要印刷的请给我留个言,在类似的留言下盖楼回复也行,达到了一定数目就开通(ps.我现在还不清楚这个数目是多少),如果没有就不用了。

期限一个月,过期清空。

谢谢!

2012.3.13

==================

☆、第 1 章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这个页面的时候,请不要惊讶。

是的,我终于打算更新这个故事了,历时一年之后。

可以说这是我到目前为止写得最认真的一部小说。这个故事里的每个人物不管是主角还是配角我都很喜欢,都有他们的生命。由于我要在这里照顾到后面黎墨的故事,前文会作一定程度的修改,以及适当地增加情节。

秋天的天空总是静谧悠远的,蔚蓝透澈的天幕看得人不由心情大好,连同心底那一份焦灼与无奈,好像也隐到了蓝色的天幕后面。

姬菲迎将视线从窗外收回来,继续凝神听讲台上的生物老师讲课。

天花板上的风扇孜孜不倦地转动着,发出有规律的响声。

踏入新学年,高二9班除了语数英老师保持高一的阵容原封不动以外,其它科目都换了新老师。

已经开学两天了,今天的生物课是本学期的第一次课,学生们今天才见识到生物老师的“庐山真面目”。

高二开学后,姬菲迎从4班转到了9班读书。

虽然教室的门牌上只写着“高二9班”,但是这个班跟隔壁的高二8班都是年级“独二无三”的实验班,地位昭然若揭。

从高中进入Z中就读后,姬菲迎就听过这两个班级多得足以写成一本书的光辉事迹。

这两个班绝大部分的学生都是从人才济济的初中部直升上来的,在全国数理化竞赛中均有不俗的成绩,剩余的人则是通过高一开学的分班考试考进去的。两个实验班实行半流动制,普通班里的学生必须一年下来每次的成绩都进入年级前80名才有机会进入实验班就读。

出去容易进来难。

年级主任死死地拧着两个班的水龙头,不轻易松懈,为的就是奉行一个宗旨——浓缩就是jīng华。而且准备把它贯彻到底。

新学期开学后,两个班的人员几乎保持着高一的原有阵容不变,唯一有些不同的是多了几名从其他班级转来的学生。

正是九月初,中午的阳光格外绚丽灿烂,清清浅浅地洒遍校园的每一个角落。

到食堂吃饭的时候,高峰期都已经过去了。陆陆续续有用完餐的学生走出食堂。

姬菲迎和周云琦坐在食堂的一个角落里解决午饭。

周云琦扒了几口饭,一脸好奇:“哎,听说你们班的人都很牛,都是IQ超高的生物,好像都有爱因斯坦的脑袋。”这个实验班的大名,Z中所有学生都是如雷贯耳。

姬菲迎轻扬眉毛:“你看我的样子像是能发明相对论的人吗?而且——他们要真都是爱因斯坦的话,就不用来上学了,直接去研究所得了。”她也不明白自己上学期期末考怎么会考得那么好,按周云琦的说法就是积聚了很久的能量终于来了一次彻底的爆发。

吃了一口饭,补充道:“不过不是去研究东西,而是躺在解剖台上被人研究。”就像Discovery里的外星人一样。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对爱因斯坦脑袋的构造感到好奇。虽然不是正牌的爱因斯坦的脑袋,类正牌也必然会有一窝蜂的人涌上去。

周云琦笑得前俯后仰。

周云琦吃完饭就回宿舍了,姬菲迎在食堂外面的洗手台洗手,一边想事情。

有人拍她的肩膀,姬菲迎回过头一看,“姚家俊!”

下一秒绽开一朵大大的笑颜,“你怎么在这里?”

“刚吃完饭出来就看到你了。”姚家俊的脸上也有着轻松愉悦的笑容。

“学生会其他人呢?”很少看到姚家俊独自一人,身为学生会主席的他经常跟学生会其他gān部走在一起。

“他们先回办公室了。”姚家俊想跟这个旧同学说几句话,就没回学生会办公室。

两人并肩走回教学楼,校园里回dàng着广播。一男一女的声音似乎在讨论一场音乐会的优劣。

夏日的气息还未远离,不时有清淡的微风穿过校园。中午的阳光灼灼地照耀在校道里,给树木投下幢幢的影子,偶尔有三两成群的学生穿过校道。

姚家俊转头看着她:“刚吃完饭?去哪?”

“去阅览室看杂志。”对于她这种没有宿舍可回的学生而言,阅览室无疑是午休时间的最佳去处。

姚家俊知道她的习惯,又问:“在9班过得还习惯吗?”有时生活就是这么奇异——才过了一个暑假,她就已经离开了原来的班级,彻底从自己的视野里消失。

“马马虎虎。”

这个世界上,只有人去适应环境,从来就没有环境适应人的道理。同样,也只有学生去适应班级。所以他们这几个学生进入异世界的学生只能自己努力了。

姚家俊想了想,说:“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话可以找我,虽然不一定帮得上。”

姬菲迎笑着点头:“好啊。先谢谢你了!”

走近楼梯口时,从楼道拐角转出两个男生。

左边的男生穿着黑色的制服裤子和白色衬衫,颀长的身躯在九月的骄阳下显得煞是挺拔,男生的表情冷冷的,紧抿的唇线像是刀削出来的一样。

右边那个男生上身套着一件墨蓝色的T恤——Z中的校规规定学生进校门及参加升旗仪式时要穿校服,但对校园里学生的穿着要求相对宽松。很多学生上完体育课会换上自己的衣服,因此夏天在校园里经常可以看到各种颜色的衣服。

穿蓝T恤的男生比左侧穿白衬衫的男生矮了半个头,皮肤呈蜜色,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锐利的目光在姬菲迎身上停顿两秒便转了开去,跟旁边的男生走下阶梯。

姚家俊瞥了两人一眼,踏上楼梯后,对身侧的姬菲迎说:“你们班的人。”

他身为学生会主席,人脉关系网非常大。顾正宇从高一起就是9班的班长,姚家俊出于工作关系自然认识。至于程释,姚家俊虽然跟他从来没有接触过,也了解甚多。甚至几乎可以说,他们这一届的学生是一边听着程释的名字一边上课的。

Z中人才辈出,饶是如此,像程释这种作为高一的学生跟一帮高二高三的高手同台竞技就在全国数理化竞赛中一举夺魁的学生绝对是少之又少。在昨天举行的开学典礼上,他便顺利当选当年的Z中十佳学生。就连姚家俊也不得不承认,程释这个学生就像是天生为竞赛而生的。

姬菲迎有些讶异,遗憾地摇头:“是吗?完了,我没仔细看。”

中午的阳光十分刺眼,那两个男生都逆光站着,她根本看不清他们的样子,只依稀可以看出大概的轮廓。

姬菲迎觉得自己是一个好奇心很qiáng的人,但是孤身一人转到高二9班读书,只能慢慢地适应。

“那也没什么,这才开学两天,而且以前实验班的位置太偏僻了。”姚家俊也知道缘由。她才刚转班,以后有的是时间去认识新同学。

由于高一教学楼的教室资源紧缺,当时8班和9班的教室被安排在高二的教学楼,跟整个高一年级隔绝开来,是以年级其它14个班级的学生跟这两个实验班的学生接触少之又少。

登上二楼后,姚家俊才想起要事,说道:“姬菲迎,上学期你帮我竞选学生会主席忙了那么久,我还一直没有机会好好谢谢你。”

姚家俊一直对她心存感激,上学期竞选那段时间,从前期的宣传准备到后期的演讲稿的最终定稿,她全程出谋划策,帮了自己极大的忙。

“姚家俊,我觉得你很适合当学生会主席,看到你竞选成功也很高兴。所以那点小事不算什么啦,要是你真的觉得不好意思的话就请我吃雪糕吧。”姬菲迎迎上他的目光,真挚地说。

“那好吧。”姚家俊被她诚恳的态度感染,不由一笑。

顾正宇回头望了一眼,见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对旁边的程释说了一句:“那个是新转来我们班的女生。”

上一篇:经年留影下一篇:夏日晴空

如是非迎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