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难为/玉貌绮年

《表妹难为/玉貌绮年》作者:朱砂

文案:

在很多很多文里,都有一位讨嫌的表小姐。她父母双亡寄人篱下,生活水平取决于舅父舅母的良善程度;她姿色不错颇有才华,必定会与表哥进行一场缠缠绵绵的恋爱,至于成功与否,取决于她是女主还是女配。

苏浅曾经在写小说的时候,千万遍地折腾过这些表小姐们,甚至在穿越之后,她也丝毫没有危机感。结果,有一天她忽然从“大小姐”变成了“表小姐”,才发现这条路,当真是难走得很……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绮年,赵燕恒┃配角:其他┃其它:穿越,宅斗生活

【金牌编辑评价】

表妹是宅斗小说里一种很重要的生物,举凡寄人篱下勾引表哥,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这都是表妹gān的。写宅斗小说的苏浅穿越成了周绮年之后,也成了表妹队伍中的一员。怎么,不想做个随大流儿的表妹?那你得知道,这条路可不好走……本文文笔质朴流畅,情节安排张弛有度,三观端正,塑造人物各有特色,只是叙事风格细腻中略嫌拖沓,需稍加注意。

【256文学将分享完结耽美小说http://www.25645.com/】

第1章未出孝三房bī婚

七月初秋,成都正是好时候。风不冷不热,阳光温暖明亮。几案上插瓶的早开jú花,在账册上投下微微晃动的影子。

房中只听见算盘珠子雨点般的响声,偶有停顿,随即便又疾响起来。

周绮年左手拨珠,右手提笔,越是计算,两道秀眉就皱得越紧。直到账页翻完,才淡淡道:“这回的账做得倒缜密。”

屋中拦着一道屏风,绮年这边说完,那边已有人愤愤答道:“姑娘说的是!小的把这账看了几次,找不出什么漏dòng来。可是细打听打听,别人家不说,单说丝行给彭家织坊那边,至少每担丝也能降下二两银子的价钱来;若说成匹的绸缎进价,那便差得更多了。”

绮年淡淡一笑:“可是这却是没法子去问的。若问了,他们便会说,彭家织坊每年用丝上千担,我们如今才用几百担,如何能与人家相比?”

屏风外头的人恨恨道:“正是如此。可是咱们与丝行是十来年的jiāo情了,若是肯认真商谈,即使降不了这许多,每担丝降个五钱八钱的银子却并非不能。”

“是啊,只是他们谁肯费那心思呢?”绮年合上帐册,“听说小郑管事自家在西城也要开铺子了?”

“……是……这些刁奴,全都只顾着自家捞银子!他们开铺子的钱,还不是从公中贪去的!”

绮年出神半晌,微微叹口气:“这织坊是保不住了。”

屏风后头那人急道:“姑娘怎这般说?去年姑娘查了一番帐,今年织坊的出息已好得多了。假以时日……”

绮年轻叹一声打断他:“假以时日,这帐我便查不出破绽来了。”

今年qiáng似去年,无非是去年年末时突然查账,杀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挑出了许多漏dòng来,bī得那些管事们今年一时没敢大肆贪墨,所以才有了盈利。可是这做买卖里头的路数太多,下头人不忠心,那真是防不胜防。说到底,上辈子她也只是个小会计,业余时间写写网络小说赚点外快,并不是商业奇才呀。

没错,周绮年,曾经做过翰林院侍读的周显生老爷的独生女,其实是个穿过来的,上辈子,她叫苏浅。

苏浅同学,二十四岁,某私营企业会计,孤儿,死于出差途中一场车祸,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周家大姑娘——绮年。

屏风后头的管事姓杨,是绮年母亲吴氏陪房的儿子,如今绮年最能信得过的,也就是他们一家子了。

小杨管事也明白绮年的意思,无奈地低头不说话了。

周家老爷周显生,年幼的时候父亲就亡故了,全凭自己刻苦攻读,年纪轻轻就考中进士点进了翰林院。只是他身子孱弱,入仕不过六年,就因母亡丁忧回乡,接着缠绵病榻十年,终究还是抛下妻子和独女去了。

翰林院是个清苦之地,周显生直到返乡也不曾置下什么家业,如今在成都这两处庄子,一处织坊,一处绸缎铺子,皆是吴氏的陪嫁,只有这处宅子是周显生自己置下的。现下老杨监着两处庄子已经有些吃力,杨嬷嬷在内宅支持,小杨管着绸缎铺子,却再找不到个靠得住的人去管织坊了。

上一篇:黄昏小雨下一篇:爱走薄刃

朱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