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孕逼婚:Boss宠妻上瘾

作者:南流风 阅读记录

《幸孕bī婚:Boss宠妻上瘾》作者:南流风

文案:

“好疼……轻点……”程颖萱红着小脸咬住下唇。

阎世霆帮她按摩的手劲放轻,满目深情,“这就怕疼了,一会儿……力道可是会加重的!”

……

他是神秘莫测的冷酷总裁,没有女人能近他的身,她设计与他滚了chuáng单。

她消失六年,他却为她执着痴爱到几乎变态发狂。

媒体爆光他没有生育能力,她带着一个五岁的天才小男娃向全世界宣布,那是他的种。

他恶狠狠地宠她、压她、bī婚,再不许她离开半步,chuáng都不许下!

第1章 ,他被她……

黑沉沉的夜,像化不开的浓墨。

深夜的街道,几无人影。

美国嘉圣医院旁的一条小街上靠边停着一辆厢式货车,车厢内摆放着一套沙发,沙发前的桌上摆着手提电脑、耳机、监控设备、咖啡、各种零食。

程颖萱坐在手提电脑前,看着屏幕上的监控区域。

电脑屏幕里的画面是一间高档病房,病chuáng上躺着一个年轻的男人,他的眉毛浓黑,鼻梁高挺,唇形性感,五官刚毅中透着冷峻。

这个男人有很英俊,当然,英俊的只是他的右脸。

他的左脸贴着裹药的白色纱布,从纱布霸占了他的整张左脸来看,他的左脸伤势非常重。

阎世霆,雷霆集团总裁,现年二十三岁,身高一米八七,十天前位于旧金山的住所起火,全身大面积烧伤,左脸毁容,昏迷了七天,醒来后这三天情绪极不稳定,谁让他前天被他的未婚妻罗梦娜一脚踹了,还发现他未婚妻劈腿呢?

程颖萱伸出手指,以大拇指的指腹在电脑屏幕上他左脸的位置摩了摩,像在轻轻抚摸着他受伤的脸。

帅哥,就不该毁容。

他的脸色极为苍白,从失恋到现在,她知道他已经两天两夜水米未进。

她唇角勾起邪恶的笑容,她喜欢看他更惨。

修长纤细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屏幕画面变成一个个方块格显示医院里的各处情景,医院走道、大堂、病房门口等一目了然。

她打开放在沙发上的化妆盒,里头有一张人皮面具,戴上,再哼着歌儿戴上假睫毛、化了个浓妆。

这种人皮面具是电影拍戏用的,只不过她这张是高价的高仿真款,化完了妆,还缺点什么呢?

她拿起桌上的大卷假发戴在头上,一个长相普通,脸上还有雀斑的女人出现在比手掌略大些的化妆镜里。

做坏事嘛,总得全副装备。

满意地照了照镜子,随手拎了个袋子,走出车厢进入医院大门。

保安看到,也只当她是个普通的探病家属。

程颖萱上了电梯顶楼,走到一间配药室门口,掏出钥匙从容不迫地打开门进去。

有预谋的,她早已从这层楼的医务人员处偷配了钥匙。

等她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护士服,团扎着头发,戴着护士帽、口罩,手上端着一个医用托盘,盘子上摆着针筒、两小瓶药水。

这层楼全是高档病房,里头住的人不是有头有脸,就是有钱、权。

她走到走廊尽头的一间病房门口,门口站着两名保镖。

“阎先生情况不稳定,又不配合医治,主治医生让我给他加营养针注she。”她语速平静。

保镖不疑有它,打开了病房门。

程颖萱走进病房,先把房门关上,将托盘放在chuáng头柜上,熟练的拆掉托盘上一次性注she器的塑封,给针筒装上针头,抽出小药瓶里的药水。

病chuáng上的阎世霆面朝天躺着,双眼空dòng无神,不言不语,眼神透着绝望。

“阎先生,给您打针。”程颖萱说了句,没得到他回应,她便操起针筒将药水推进他luǒ露在被褥上的胳膊。

第2章 qiáng行

见他还是面色灰败,她不由啧啧了两声,“不就是毁了半张脸,未婚妻劈腿么?要死要活的,gān嘛不去死呢?”

原本神色麻木的他,听到她的话,不由转过头来,眼神里带了几分愠怒。

“哟,我还以为你死了,原来你还听得到我说话啊。”她gān脆坐在chuáng沿,伸手就要揭他左脸上的纱布。

他猛地抓住她的手,“你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你白痴啊?”她翻个白眼,“当然是看一下你的左脸毁得有多么惨不忍睹。”

“你!”他苍白如纸的面色总算因生气而显出了几分血色,微眯起眼打量了一下她的着装,一个戴着口罩的护士,“你新来的护士?我明天就让你下岗!”

“哟呵呵……”她以另一只手掩嘴偷笑,“我好怕哟。”

嘴里这么说,语气毫不在意。

暧昧地瞅了眼他宽阔的大掌捏握着自己的手,娇嗔,“阎先生,你这么捉着人家的小手手,是不是看上我了,想非礼我?”

被她这么一说,他脸色yīn沉地甩开她的手,yīn厉吐字,“滚!”

她一挑眉,“滚我不会,爬我倒是会。”

“那就赶快爬。”他语气森寒如冰,因久未饮水,嗓音有几分沙哑。

“好的,遵命。”她揭掉护士帽,手快脚快的爬上chuáng。

他反she性地要将她推下chuáng,却赫然发现自己竟然动弹不得,“你做什么?”

她无辜地冲他眨眨眼,“如你所言,爬上你的chuáng啊。”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马上给我滚下去!”他怒气高扬,最受不了女人近身。

“你叫我滚,我就滚,那我多没面子?”她不但不理会,反而一把掀掉他的被子,露出他健壮的身躯,他身上涂着大面积的药,除了穿着一条内裤,几近赤.luǒ。

“你个骚男,口是心非。”她抛了个秋波给他,“知道我今晚要来,脱光了在等我了?”

是因涂药的原故,他才没穿衣服,这女人怎么这么龌龊。他像点燃了的爆竹,爆怒,“保镖死哪去了!”

他明明喝得很大声,声音却非常虚。

“啧啧,你没吃饭哪?”她嘲笑着,“声音那么小,这房间隔音效果又非常好,外头的人听不见的。等下在本小姐身下叫起来,怎么够听啊?”

他眼睛都快喷火了,“你对我做了什么?”

“也没什么了。”她无所谓地耸耸肩,“刚才给你注she了一针特殊麻药,会导致你在两个小时内全身无力,形同瘫痪,但不会失去触感知觉。”

原以为他听了会更恼,没想到他立刻冷静下来,“你想gān什么?”

“gān你。”她伸手挑起他的下巴。

“你!”他刚冷静下来的思绪几乎立即窜火,“谁派你来的?我给你三倍的报酬,你罢手。”

她也不说没人派她来,自个来的,“你才值三倍的报酬啊?”

“十倍。”

她摇了摇头,手指在他赤果的胸膛画圈圈,“我对你的肉体比较感兴趣。”

第3章 他的初吻

他全身一僵,最讨厌女人碰触他的身体,冷脸继续加筹码,“一百倍!”

“你可真了解我。”她咯咯笑,“我呢,喜欢钱,不过,今夜例外。我想让你死,活活被我GAN死!”

他瞪圆了眼,眼里的火快喷出来了。

哪来的不知廉耻的女人!

敢在他头上动土,非把她一块一块地剁碎了!

“哟,瞧你这样,很生气是吧。忍一忍就好了,最多就是被气死了。”她伸手解着自己的衣扣,把护士外套扔在地上,“不过,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放过你的……身体。听懂了么?”

他头顶简直在冒愤烟。她在说什么,该不会变态到要JIAN尸?

他被烧伤还没好,又被她注she了药,声音虚,喊不出声。

闭了闭眼,他猛地使力抬手按了chuáng头上方的紧急警报器。

只要按了,马上就会有医护人员过来。

哪知她咯咯地笑了起来,“早就知道你会来这一套,警报器的电源线事先被我剪了。你还是喊吧,喊得越大声,我越兴奋!”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