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前男友的情敌结婚了(35)

方丛倍感惊奇。他小时候也吃过bào走虾,但时隔太久,他也不是贪吃之人,早已忘记。当初和苍梧学机甲操控的时候,信息素因为抑制剂接近失效而挥发出来,苍梧那反应他可没忘记。初时还以为苍梧是动心,久了才知道,那根本就是馋的要命。

“今晚我可以做些bào走虾来吃吗?”

雪月一脸惊喜:“当然可以,殿下也很喜欢bào走虾的味道,所以宫里才会特意引了咸水湖养着。”她当即招呼人过来把虾抓进缸里带走。

方丛饶有兴趣地走近去看,发现其中有一只bào走虾特别突出,其他虾都在绕圈圈,试图找到突破围栏的地方,虽然看上去蠢蠢的,但是都很萌。这一只却不同,一直往方丛的方向蹦,方丛尝试着往其他方向走,那只虾也一蹦一跳地跟过来。

他伸手尝试去捞,还没怎么出力呢,那只虾就jīng准地跳到了他的手掌上。

方丛啧啧称奇,问雪月:“这bào走虾离了水能生存吗?”

雪月点头:“可以的,每日让它在盐水里待够时间,就能带出来玩。”

想起自己的信息素,方丛弯着眼笑了:“行,这小家伙和我挺有缘,先当宠物养着玩玩。”

回到诺瓦宫,方丛先把晚餐要做的虾都处理了,准备简单蒸一蒸,弄些调料蘸着吃。听说今天维森特要加班准备明天的成年礼,方丛吃饭的胃口都好了几分。平时和维森特同桌用餐,伺候的人恨不得挤满整个餐厅,可没憋死他。

bào走虾果然味道不俗,方丛吃得撑了,出去散步消食。随着温季的到来,暖融融的风chuī在脸上,温和舒服。方丛走一走,看见后殿的庭院里不知什么时候搭了个休憩用的藤蔓架,和皇宫的古欧式风格一点也不搭。

他让女官们稍微待远一点,自己坐到长长的石凳上,仰头看星星。

就在方丛正发愁自己以后是不是只能靠这种方式思故乡时,一个古怪而轻微的声音在他兜里响起:“方丛,快看我!”

“谁?”方丛惊疑不定地看过去,一掏,掏出了今天在湖边抓的那只bào走虾。bào走虾有短短的四肢,平时都是爬着走的,此刻居然直立了起来,艰难地在他手里挪动,站到最中心的时候,虾嘴张开,惊悚地对他道:“我是步凡,终于找到你了。”

方丛手一抖,差点没把这bào走虾给扔出去。步凡虾反应迅速,一跃之下,四条小短腿紧紧扒住方丛的大拇指,虾嘴还在一张一合:“你别紧张,是我的意识附在了这只虾上,不是我变成了虾!”

方丛:是我被软禁得太久,出现了幻觉吗?

作者有话要说:步凡: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帝国预备王妃4

不可能。方丛忽然意识到,就算自己出现幻觉,也该想到母亲、易观明和林天星他们,怎么可能冒出一个步凡?

再说,什么惊悚的事情发生在步凡身上,好像都不是那么奇怪。他回头看了眼还安静在远处待命的女官们,托着bào走虾问:“步凡?你的意识怎么会附在一只帝国皇宫湖泊里的bào走虾上?”

“说来话长。”bào走虾的全身呈银灰色,直立起来上肢环在身前的样子,还有点威风,只是想到这壳子里面装的是步凡的意识,方丛就忍不住偷笑起来。

步凡虾深沉道:“总之,这只是我的意识分离体,我的本体在接到我探查的讯息之后,也在赶来的路上。最近你不能一直待在皇宫里了,得带我出去看看,搞清楚纽恩斯星的布防情况,我本体过来的时候,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带你逃出去。”

方丛立刻把步凡跟自己的恩怨放到一边,道:“行,就按你说的办。”

被困了这么久,他忽然得到友军的援助,心情骤然放松,嘴角弯起,靠在藤蔓架的柱子上,手托步凡虾,道:“我还是好奇你怎么过来的。即使是意识体,也不能凭空飘过这么多光年的距离吧?联邦的bào走虾早就灭绝,你是不是……一路附身在别的东西上过来的?”

步凡虾瞬间沉默,银灰色的小脸盘上诡异地泛红了。他才不会说,他为了进皇宫,在下水道跟帝国铲屎生物“愉快玩耍”,和一堆以前靠近都要吐的海鲜搏斗……

手心上的步凡虾忽然挪动着小短腿转过身去,寂寞如雪地垂头坐下。

“哈哈哈……”方丛头一回看他这么吃瘪,更何况是为了救自己,他才这么辛苦。纵然以前有再多的气,此时也生不起来了。就趁步凡还是只虾的时候,好生磋磨他一阵。

方丛揉他的大虾头揉得开心,匀称修长的身体半倚在石柱上,藤蔓垂下,纽恩斯卫星的柔光宁静地洒在他脸上,衬得这一幕祥和又温馨。

维森特悄然步入庭院,朝侍从女官们做了嘘的手势,眼含笑意地看向逗宠物玩的方丛。他再也不想像以前一样,处理公务晚了,就在外面的宅邸睡下。有方丛住在诺瓦宫里,回家都有了牵挂。

过了会儿,方丛起身准备回去,看见维森特站在夹道上,想到步凡说的计划,立刻打起jīng神,主动招呼道:“殿下,这么晚了,不休息吗?”

“明天要准备的东西有点多。”维森特听他叫自己殿下,往日里本不喜欢这种生疏,今天看他在星光下朝自己走来,心里却多了几分悸动,以及难以启齿的想象。

方丛毫无所觉,倒不如说他对感情本来就比较迟钝,就连当初对苍梧有好感,被苍梧告白,也没看出对方真正的心思究竟是什么,稀里糊涂的就在一起了。

见维森特心情还不错,他趁热打铁,提出自己想出宫瞧瞧的请求。

维森特本来就不乐意一直把他拘在皇宫里,是方丛自己担心知道得太多会被灭口。见他终于想出宫,维森特很快安排妥当,临到该就寝的时候,还去他房间叮嘱道:“明天我的成年礼,街上会有很多看热闹的人,你要注意千万别被卷进人cháo跌倒。其他一些游.行队伍不经过的地方,人肯定会少得多,你可以趁此机会好好游览。”

“我知道了。”方丛看出维森特是真把自己当朋友。像这样安排从联邦带回来的俘虏住在自己的宫殿里,没有严刑拷打,即使亲王殿下位高权重,怕是也不会一点非议都没有。

他真心实意地道:“恭喜你成年啊,殿下。”

维森特轻轻勾唇:“谢谢你,方丛。”

翌日,维森特早早地就在仪仗队的簇拥下出发。方丛起得略晚些,收拾好自己之后把步凡虾从咸水缸里捞出来,放在衣兜里。

维森特给他的出行安排了一队护卫,出行的飞船也十分豪华,走的还是皇家航线。方丛在单独的舱室里,步凡检查后发现没有监控,心里未免酸溜溜的:“维森特这家伙……”一看就是对弟弟居心不良。

方丛不由得叹气:“他这人是真的不错,可惜我们立场不同。”

步凡摇晃着虾头,不屑道:“他有什么厉害的,以前还不是被我……”他话说到一半,忽然住嘴,缩在方丛手掌上。

“以前被你什么?你们见过?”方丛敏锐地想到,维森特以文森的身份和步凡见面时,用的是模拟面貌。步凡常年在外征战,两人认识也不奇怪。

“没什么。”步凡赶紧转移话题,“要出皇宫了,你快托我到窗边去看看他们空中航线的情况。”

方丛托着一只小短腿bào走虾在舱窗前张望,越想越觉得喜感,忍不住抿着唇偷笑起来。步凡一开始还在严肃地观察周围的情况,寻找合适的附身体。他又不能掌控人类这种智慧生物的身体,王室飞船的体积太大,他也没法控制……

“嘻嘻……”

步凡虾一回头,看见方丛笑得眉眼弯弯,手还不安分地在他长长的虾须上拨弄。步凡索性直接往舱窗边沿一跳,扒住窗玻璃,朝他一瞪:“严肃一点,待会儿下去之后,我可能会离开这个身体,找别的东西附身查看。”

上一篇:小狐狸狐狸牙下一篇:卿本直男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