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赵舒去甘州,应该是为了很重要的事,她也想随着赵舒去看看更广阔的世界。

八月十六清晨,赵舒和素梨扮作行商的夫妻,一起走水路沿运河往西北而去。

第106章 归来

半年时间转瞬即逝。

早chūn二月, chūn寒料峭, 如烟杨柳沐浴在细雨中。

夜幕刚刚降临,几艘极不起眼的船只驶入巩县西郊临河别业的私人码头, 整座临河别业顿时忙碌了起来。

赵舒和素梨乘坐肩舆进了别业,阿保阿喜则指挥着人卸下行李。

夜深了,陈家庄被夜色笼罩, 静悄悄的,只有淅淅沥沥的chūn雨声清晰可闻。

陈家庄村东有空的花儿陈家却灯火通明。

花儿陈家今日来了贵客, 正是花儿陈家陈老爹的外孙子,官居五品的巩县提刑所正提刑薛chūn雨。

薛chūn雨今日陪着母亲陈大姐来外家作客,这儿正陪着姥爷陈老爹和舅舅陈三郎饮酒, 在座的陪客正是玉梨记的二老板王四儿和掌柜杨焕chūn。

男客在东厢房饮酒,女客则在西厢房欢聚。

陈大姐、陈二姐和陈三郎的新婚妻子李淑正陪着陈老太吃酒说话。

二白已经一岁多了,生得白白嫩嫩, 一双眼睛又大又灵活, 可爱极了。

他已经会走路了,却不怎么会说话, 正坐在临窗榻上由丫鬟扬眉喂着吃粥。

陈大姐起身先给陈老太斟了一盏热热的桂花蜂蜜甜酒,见弟妹李淑的酒盏也空了, 便给李氏也斟满了, 又要给陈二姐斟酒。

陈二姐端起自己的酒盏让她看:“大姐, 我还满着呢!”

李淑到底年纪小,看陈二姐今晚一直有些坐卧不安,连酒也没怎么吃, 便笑着道:“二姐,如今正是chūn季,金水河上风平làng静,素梨他们的船无碍的,您不用担心。”

陈大姐端起酒盏递给陈二姐:“素梨说亥时过来,应该就是亥时过来,如今距离亥时还有半个时辰呢!”

陈二姐接过酒盏,刚饮了一口,便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

她怀疑自己听错了,忙凝神再听,果真是有人在敲门,忙站了起来:“兴许是素梨和阿舒回来了!”

这时候外面已经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我去应门!”

是王四儿的声音。

陈二姐她们到底坐不住,都起身去看,刚在廊下站定,便听到大门那边传来王四儿的声音:“是姐姐回来了!”

众人忙七手八脚拿了伞去迎,还没走到影壁处,便见几个丫鬟小厮打着伞打着灯笼簇拥着一对年轻男女走了进来,男的清俊高挑,女的娇美可爱,正是赵舒与素梨小两口。

陈老太看向素梨,见她腹部高高隆起,分明快要临产,吃惊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素梨见陈老太吃惊到这个地步,便笑盈盈走上前:“姥姥!”

她虽然大腹便便,行动却依旧灵巧得很,当下就要屈膝行礼,却被陈老太给扶住了。

陈老太又是心疼,又是埋怨:“你这孩子,肚子都这么大了,还行什么礼呢!”

素梨眯着眼睛只是笑,和众人打了招呼,这才看向陈二姐,眼睛湿润了:“娘!”

陈二姐一边擦拭眼泪,一边上前从侧面抱住了素梨——正面没法抱,素梨肚子太大了!

赵舒立在素梨身侧,与众人拱手见礼,即使对着陈三郎的妻子李淑,他也是行礼如仪,口称“舅母”。

李淑以前见过赵舒的,见俊秀如仙的赵二郎给自己行礼,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还了礼。

陈老爹知道阿舒的身子弱,不敢让他在雨中耽搁太久,当下道:“外面下着雨呢,都进屋吧!”

赵舒见素梨就要进西厢房,怕她饮酒,忙jiāo代了一句:“素梨,不准饮酒!”

素梨头也不回:“知道了知道了!啰嗦!”

见素梨如此惫懒淘气,赵舒不由笑了,忙拜托陈二姐:“娘,素梨快要生产,大夫说她不能饮酒,请您看着她。”

陈二姐最是疼爱这个女婿,温声道:“阿舒,你放心,有我呢!”

素梨本来要进西厢房了,突然回头对着赵舒笑了笑:“傻瓜,我怎么会饮酒!”

赵舒原本正和岳母说话,见素梨这样对自己一笑,一下子愣住了,俊脸渐渐浮现红晕,垂下眼帘,对着陈二姐拱了拱手,随着陈老爹他们进了东厢房。

李淑在一边看了,不由好笑,心道:素梨都快要生了,和丈夫感情还这么好,赵二郎还会脸红!

素梨既然答应了赵舒,就说话算话,席上众人喝桂花蜂蜜热huáng酒,她只端着解颐给她倒的温开水喝。

席间李淑问起了她这次和赵舒去西北的行程。

素梨先是想了想,道:“此事说来话长......反正我们把西北那几个州走遍了,但凡是阿舒的生意在的地方,我们都走了一遍,我趁机在西北进了不少花,西北的玫瑰比咱们这里更好。这半年时间,我在甘州又建了一个作坊,这个作坊专供西北那边的货物。”

李淑羡慕极了:“原来女子也可以抛头露面去外面做生意啊,赵二郎对你可真好!”

素梨喝了一口温开水:“我们成亲前就说好的啊,我不gān涉他的事情,他也不管我的生意!”

李淑又问素梨:“你快生了,有什么打算?按照巩县的规矩,出嫁女可是不能在娘家或者别人家生孩子的,会冲撞的!”

素梨聪明之极,瞅了李淑一眼,微微一笑,道:“我家的宅子都是我买的,自然都是在我名下了,不必分自家还是娘家,我都是一家之主。”

陈二姐正色道:“我家是女户,户主就是素梨,素梨愿意在家里生,就在家里生。”

薛姨妈笑着道:“素梨和阿舒宅子可太多了,单是京城,就好几处呢!”

陈老太见儿媳妇不懂事,当即咳嗽了一声,待众人都看向自己了,这才慢吞吞道:“三郎媳妇,当初说好的,西边宅子给你和三郎,这边老宅是我和你爹的,也是素梨的家。”

李淑红了脸,知道自己有些小家子气了,忙给素梨陪不是:“素梨,原是我说错话了!”

素梨也笑着圆场:“舅妈新嫁过来,不知道家里的情况,以后慢慢就知道了。”

散席之后,两个小丫鬟秀珠和玉香进来收拾。

素梨见了,不由问道:“chūn颖呢?”

她记得chūn颖还是她爹当年送来的丫鬟。

陈二姐忙道:“我搬到斜对面宅子去的时候,chūn颖非要跟着去,我就把你让阿喜送来的秀珠和玉香给了你姥姥,把她俩留下侍候你姥姥,把chūn颖带到咱家宅子去了。”

李淑这才知道,家里使唤的这两个小丫鬟原来还是素梨买的丫鬟,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众人在明间说话的时候,素梨寻了个机会,在廊下问陈二姐家里情形。

陈二姐压低声音道:“你舅母嫁过来前,我就搬到斜对面咱们自家的宅子去了,阿喜送来的小厮住在门房里应门,四儿、你表哥还有你姨妈隔三差五就回来看我和二白,你姥姥姥爷疼我,你舅舅也是天天过去看,就算是你小舅妈,也不过小孩儿脾气,有时说话直慡些,倒是没坏心眼......”

素梨一边听她娘絮絮说着家常,一边就着廊下挂的气死风灯观察她娘,见她气色jīng神都好得很,这才放下心来。

陈二姐说着说着就提起了王四儿雇来的作坊掌柜杨焕chūn:“......作坊如今也搬到咱们自家宅子的后院了,四儿常常得去京城那边,这里平时都是杨掌柜招呼着......”

素梨觉得她娘提起这位杨掌柜,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心里一动,回想了一下方才进来时,一众家人亲戚中有一个陌生的男子,约莫三十五六岁,中等身量,瞧着像是南方人,估计就是那位杨掌柜了。

王四儿在信中和她提到过这位杨掌柜,说是闽州人,很会做生意,原本在运河上给一个丝绸商人做进货跑船的大伙计,被他花重金给挖了过来,很是jīng明能gān。

上一篇:许卿情如许下一篇:一念三千

平林漠漠烟如织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