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说他姨妈疼(互穿)+番外(114)

“我今日前来,无意打扰师父平静生活,只是有一事想向师父请教,”周景彰说,“当今太后,您可知晓?她与茺州商人是何种关系?”

忘尘师父摇头道:“往事前尘,有何必再把它翻出来?”

“这件事关系到许多性命,若非如此,我也绝不会劳烦您,”周景彰说,“我知您出家前与太后素来亲近,但她已经变了。您可知紫河车吗?”

见忘尘师父不答话,周景彰接着说:“太后服用紫河车,甚至授意他人抓孕妇将未成形的胎儿取出。”

听到此处,忘尘师父闭上眼睛,道一声“阿弥陀佛”。

“师父,念阿弥陀佛是救不了人的,”周景彰说,“她gān出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手上沾了无辜之人的鲜血,这样的人,您还打算庇护她吗?我所爱的人落在她手上,如今生死未卜,求师父救她!”

忘尘师父缓缓起身,面向窗口,对着满目皑皑白雪,将往事缓缓道来。

梅莹和徐若水从小就是很好的朋友,梅莹年长,徐若水以她做姐姐。

梅莹父亲为县丞,虽是小官,却也衣食无忧,徐若水出身贫寒,家中兄弟姐妹共有九人,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常受到兄弟姐妹欺凌,勾心斗角你争我抢往往只为了一块馒头,梅莹无玩伴,见她机敏,便与她玩耍,时常照拂她。

梅莹虽然家境一般,但为父亲掌上明珠,不肯轻易许人,jīng挑细选要为她择一良婿。

而徐若水不同,她早早嫁给一秀才。秀才是穷酸秀才,却依旧要摆些阔气,他早娶了一房正妻,徐若水入门便是妾,穷家小户,规矩比别人家多不说,她还要受正妻打骂。

徐若水不肯如此,便决心找一转机。她发现秀才正妻私底下与一大户公子有往来,便决定寻个时机向秀才告发此事。一旦定罪,按照武朝律的规定,是男的要发配充军,女的入奴籍。秀才正妻便先下手为qiáng,毒死秀才,又到官府去,说此事是徐若水所为,因为那大户公子在官府有些势力,所以徐若水被定罪,落入奴籍。

时来运转,有茺州商人途经,见徐若水貌美,便为她赎身,摆脱奴籍,更伪造卷宗,对外称徐若水为他亲生女儿,抹去她嫁过人的经历,送入宫闱。

徐若水本以为自己便可出人头地,不曾想,在皇宫里遇到故人,还是对她知根知底的梅莹,虽然此刻她改头换面,有华衣美饰,但梅莹还是将她认了出来。

徐若水一开始抵死不认,她蒙圣恩,有身孕,生下的还是儿子,以为能一步登天,但她这时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天真,她容貌虽然姣好,但是在美女如云的后宫中也不过中等姿色,既不是出身簪缨世家,商人对她的支持有限,于是举步维艰,左支右绌。

孤立无援,寂寞如雪,徐若水这才重新将目光投到梅莹这位昔日姐妹身上,徐若水气度小有善妒,她们二人虽然免不了有争执,但不损毁二人情谊。

梅莹无意宫廷争斗,郁郁寡欢,徐若水虽有儿子傍身,却不受宠爱,复宠无望,她偶然将这消息透露于商人,商人提出一主意,制造梅莹葬身火海的假象,让徐若水抚养梅莹的孩子。

徐若水一开始不愿意,但商人再三游说,他看好四皇子,徐若水这才勉qiáng同意。

梅莹虽舍不得孩子,但若继续待在这深宫之中,她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于是,在大火里,她顺着暗道逃出皇宫,来到栖龙山上,落发为尼,迄今已十余载。

“当今太后伪造出身,非完璧之躯,侍奉帝王,卷宗造假,是为欺君之罪,勾结茺州商团,是国之蠹虫,”忘尘师父说,“将这两样罪名抛出,她不可能不怕。”

周景彰谢过忘尘师父。

“我希望您过得幸福。”

“谢施主挂怀,”忘尘道,“贫尼得以跳出红尘,与青灯古佛为伴,已是人生大幸。”

“那便好。”周景彰起身,走出院落,请师父不必再送,“夜深气寒,请师父歇息吧。”

周景彰走出好远,快到庵堂大门处,忽然被身后那人叫住了,他回头,他美丽的母亲静静伫立在雪地里,面容慈祥,如佛陀爱世人。

“怎么了?”周景彰有些疑惑,难道是还有什么不曾jiāo代的事情?

“贫尼日日吃斋念佛,愿施主平安喜乐,顺遂无忧,阿弥陀佛。”忘尘双手合十,对他微微颔首。

周景彰点头,大踏步走出庵堂。

坐在轿中,周景彰的脸上滑过一道温热,伸手一摸,不知何时已经是泪流满面,平安喜乐,顺遂无忧,是母亲对他的祝福,他也从来不曾是被遗弃的小孩。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