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档案记录员[穿书]

作者:素笺一缕笙风 阅读记录

[穿越重生] 《七零档案记录员[穿书]》作者:素笺一缕笙风【完结】

文案:

面若银月,色若珍馐,眉若青山。

文案一:廖安西在研究格格后代在红色年代生活经历时,莫名穿到一本关于知青格格书中,走上了当记录员的天使路。

文案二:一句话就是一位俊美如斯的大学教授一不小心穿到一本年代文的书里,要命的是好死不死穿到一个偷jī摸狗的小混混身上;更要命的是刚穿来就要面临蹲局子的局面。

小混混啊!命不好啊!被小白花媳妇戴了绿帽子,还要面对小白花姘头的陷害。

内容标签: 穿书 复仇nüè渣 年代文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廖安西 ┃ 配角:厂公攻略(古穿今) ┃ 其它:

============

第1章 伊始(捉虫)

“你这个孩子怎么回事,昨天晚上跑出去gān嘛了!”林凤当故意着儿媳妇的面训斥儿子,丈夫早早的走了,只留下他们娘三个,儿子又是一个不能吃苦的人,光靠她和女儿挣不了多少工分,他们家穷,儿子娶个媳妇不容易。

说来也是儿子命好,女儿自己谈了一个对象,是县里供销社的小伙子。吴家来提亲时,她多要了礼钱,这才有钱给儿子找媳妇,不过娶这个媳妇,家底也是搬空了。

要不是村民们指路,廖安西根本摸不到家。他脑子浑浑噩噩的,不敢相信自己穿到一本年代文的书里。最近他接到一个课题研究,廖安西带着学生探究晚清格格后代在wen革中如何生存。档案库里缺少七*八十年代记录晚清格格的文献,他只能从报纸、一些书籍中挑挑拣拣寻找这方面资料。

有一本书引起了他的注意,里面介绍一对农村男女如何相扶相持走出艰难岁月,改革开放后他们下海做生意,最后发家致富成为富商。年轻男女在一起前要踢掉一块绊脚石,这块绊脚石是女士的前丈夫,书上只是一笔带过写了年轻男女设计陷害前夫,害的前夫蹲牢。

廖安西要研究的不是男女主,而是出场没有几次的知青女士,这位女士的原形就是他课题研究的对象。廖安西利用手中的人脉打听到作家,查到作家竟是女士的孙女,廖安西迫不及待联系作家了解女士一生经历。两人经过多次沟通约定好见面时间,廖安西心情激动,马上就要展示晚清格格后代在文ge中生活的原貌,还原一段历史,他jīng心准备一些资料,期待明天和作家见面,没想到一觉醒来他到了这里。

王慧兰如同受惊的小鹿迷茫惊恐地看着廖安西,廖安西没有打骂她,证明廖安西没有看到她和李于明在小树林中私会,她神情放松许多,脊背不再僵硬。“安西。”王慧兰缩着肩膀,唯唯诺诺低声叫了一声。

廖安西轻皱眉头不解地看着眼前的女人。这女人收了钱,嫁到廖家,本就是公平jiāo易,她为何要陷害原主?如果王慧兰真的喜欢和李于明在一起,她当初就不应该嫁给原主。既然嫁了,就应该谨守妇道。如今gān了见不得人的事,竟还摆着一副受委屈的样子,这是要给谁看?

廖安西是一个红三代,家里有权有势,没有人敢惹他。他不需要bī迫自己做不喜欢的事,唯一的爱好研究历史,用文字叙述历史人物的传奇事迹。圈子中时常出现拿了钱还要立贞节牌坊的女人,不管是谁收了钱,只要拿了钱,就没有必要摆出受害者的样子,出钱的人又不是冤大头。家人、朋友都用玉润君子形容他,廖安西看似平易近人没有架子,实则最孤傲,只不过他善于用镜片隐藏自己内心活动。

“廖安西,你是不是又偷东西了!”林凤见儿子不说话,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儿子如果没做亏心事,回到家里会趾高气昂叫嚣着吃饭;要是儿子捅了大篓子,才会心虚沉默站在一旁不说话,装可怜引她心疼。林凤气得上前捶着儿子的胸口,她扶着胸口哀嚎道,“你怎么这么不长心啊,咱家没钱,人家找上门,我们拿什么赔人家!”这个月刚领的粮食,还没到月中,家里的粮食快被村民搬完了。要是再有人来家里搬粮食,他们一家三口真的只能喝白开水了。她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儿子死性不改,她能怎么办,往后的日子该怎么活呦。

儿子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坏毛病,只要到人家家中,就喜欢顺手牵羊抓一把粮食。儿子总是随身携带一个小铁皮,偷偷烤熟粮食吃完后才回家。每家每户粮食紧缺,大家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数着粮食过日子,少了粮食能发现不了?当然要找她要,她又不能不给,要不然村民们闹到县里,儿子会被打成五害,游街示众,小命就没了。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