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你不撩:太子殿下深藏不(97)

“太奶奶…”

虞七七呢喃一声,双眸里染上了水雾,这个称呼她很耳熟,可是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中了仪嫔的迷魂术,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失忆了?你终究是南诏的公主!”

她的心里,始终都记恨着燕京染指南诏国土的事,所以才屈尊下嫁到燕京来,要把燕京皇室搞得jī犬不宁,不是吗?!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虞七七很努力在回想,可是什么都想不到,她后脖颈上传来的痛意愈发剧烈,疼得她眼眶中的泪水止不住的滑落下来,脸上一片冰冰凉凉。

“装!你再继续装好了!”

南宫琰松开手,将她用力往后一推,她没站稳,头部重重击到了chuáng头边上,疼得她满张脸扭曲得厉害,眼睛里的泪水掉得更凶。

“公主!我跟你拼了!”

阿笺一把扔开手里的热水盆,拔出剑朝南宫琰的心口刺去,南宫琰脸色冰冷地躲开她冒着寒光的利剑,手指头碰到阿笺的手腕,他一把拍下她手里的剑,之后,掌心击到阿笺的后背上。

后背上传来一道响声,阿笺撑着身子,嘴里吐出一口鲜血,南宫琰冷冷剐了她一眼,三两步离开虞七七的寝宫。

那道身着金丝滚边长袍的身影,一点点从她的被泪水蒙住的双眸里消失,“阿笺,阿笺…”她开口轻声喊。

“公主!”

阿笺撑住身子,步伐沉重朝她走去,她的嘴角边上,还沾着血。

“想来,这回他是真生气了。”她伸手,替阿笺擦去嘴角边上的血渍,眸光里满是落寞。

“您别管我了,先起来。”

阿笺拿下她的手,将她从地上扶起来,头部受到了重击,虞七七刚站起来便觉得两眼昏花,接着,人晕了过去。

“公主!公主!”阿笺用力摇了她两下。

昭娘端着参茶进来,就看到了地上的一片láng藉,她慌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跑上前与阿笺一同将虞七七放到软榻上。

“你在这看着,我让人去请位太医过来。”昭娘吩咐阿笺后,便匆匆跑了下去。

阿笺忍着后背上的剧痛,给虞七七盖好被褥,她的手冰凉得厉害,从后花园回来后,就没暖过。

晏世卿一回到质子府,门前便站了宫里的人,想来已经来了不久,为首的小太监走上前,朝他躬身,“晏世子,皇上请您到宫里走一趟。”

“有劳公公了。”

他只好翻身下马,跟着小太监上前往皇宫的轿子。

庆俞也下了马,可没能跟着他进去,燕景帝点明了只要他一个人进宫,他只好牵着烈马的缰绳,候在质子府外。

很快,晏世卿被带到了燕景帝的面前。燕景帝的手里,还在拿着刘末年呈上来的诉状,只不过,诉状被他合了起来。

“皇上。”

晏世卿朝他躬身。

“朕听说,你回了南诏?”燕景帝的脸上,颇多了几分冷意,话里也是一片质问的意思。

“家中有事,罪臣便赶了回去。”

身为质子,擅自离京是重罪,这个晏世卿心里清楚。

燕景帝微微眯起眸子,“太子也知晓此事?”

“嗯。”他点了一下头。

“太子倒是会体恤人。”字里行间,倒是有夸赞南宫琰办事周到的意思。片刻后,他又开口问,“朕将七七指婚给了太子,你心里是不是很怨恨朕?”

晏世卿低着头,眉头皱了一下,不知晓他为何会突然问这个,眸光一紧回道:“皇上也是为了两国的安定着想,世卿心里并不怨恨皇上,只求太子能好好待太子妃便好。”

此时,他必须要站在燕景帝的角度上回话。

“哦?就算是太子对你做了那些事,你也毫不在意吗?”他指的,是南宫琰将他关押在东宫里的那件事。

晏世卿藏在袖中的手微微握紧,虽然他都在说无关紧要的事,可他能听得出来,他似乎想要打探些什么。

“罪臣是燕京质子,太子是东宫正主,也是未来的天子,罪臣不敢。”他想了一会,只能点明二人的身份来应对。

“不敢?朕看你的胆子倒是挺大的嘛,都敢插手宫里的事。”燕景帝睨着他,说出口的话也yīn阳怪气的。

晏世卿听不出他话里的是何意,可他说插手宫里的事,那便只有仪嫔了。他眉色一紧,立刻跪下身子,“那日罪臣进宫,是听说仪嫔娘娘将七公主叫到了宫里,心里担忧才想着进宫来看她一眼,不想遇上了太皇太后的事,罪臣绝无插手后宫事宜的意思。”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