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杀手超凶的(19)

初一微微点头,道:“算是吧……”

元锦瑾不自觉挠了挠头发,问道:“那……你跟十五,嗯,就是顾深,你跟他熟不熟啊?”

初一的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微笑着说道:“自然很熟,前不久我们还在一起喝过酒。”

元锦瑾轻“哦”一声,转而看向桂花树,“十五”这个名字的由来,只有她和顾深知道。

初一紧盯着元锦瑾,目光如炬,仿佛要在元锦瑾的身上看出一个窟窿来。

元锦瑾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息,猛然回头却发现初一依旧是一脸温和地看着她。

“锦瑾姑娘,你是要摘桂花吗?”初一询问道。

元锦瑾重重点头,说:“是啊,桂花可是个好东西,可以做很多好吃的!”

初一突然大笑出声,说:“的确是个好东西,锦瑾姑娘,让我来帮你,等你做了好吃的,送我一份,如何?”

“当然可以,不过你记得来取,十五他不准我到处乱跑。”

初一眸光微动,状似不经意间说道:“看来你很听顾深的话。”

元锦瑾抿唇一笑,说:“也不算听顾深的话吧,我这个人惜命的很,不敢到处乱跑,而且我既然答应顾深了,就不会到处乱走的。”

初一的剑眉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突然笑道:“你不怕我是坏人吗?”

闻言,元锦瑾愣了一下,随即甜甜笑道:“我能感觉到,你不是个坏人。嗯……这么说好像也不太对,总之我知道你目前不会伤害我。”

说话间,一只喜鹊不知从何处飞来,元锦瑾抬头看向喜鹊,缓缓抬起右手。

“哇,是喜鹊呀!”

喜鹊先是落在了桂花树的枝丫上,然后竟然真的飞落在元锦瑾抬起的右手上。

“小喜鹊,你带来什么喜事了啊?”

喜鹊仿佛听懂了元锦瑾的话一般,转动头部啾啾了几声。

初一一直盯着元锦瑾和喜鹊的互动,眼神愈发地深邃起来。

喜鹊自然不会真的回应元锦瑾什么,没多久就飞离了这里。

初一上前一步,直接运用内力不停地打向桂花树,这一瞬间,馨香的桂花如雨一般落下。

很快,这棵桂花树上的桂花就落下了大半。

“够了吗?”初一柔声问道。

“够了够了,谢谢你初一!”

元锦瑾开开心心地去收拾,很快就将桂花打包好了。

“有功夫就是好啊,做什么都方便,谢谢你,初一!”

初一笑的眉眼弯弯,说:“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对了锦瑾姑娘,不要告诉任何人我们见过面。”

元锦瑾顿了顿,问道:“难道你是偷偷出来的?”

“算是吧,告辞!”

初一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大步离去。

元锦瑾站在原地目送着初一,直到看不到初一的影子了才抱着布包回小屋。

初一其实并没有走远,等到了一处小树林里,他突然停住了脚步。

秋风chuī拂,初一的三千青丝也随之舞动,随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由黑色退变成雪白色。

“锦瑾……”

初一呢喃一声,随即缓缓地闭上双眸。

在初一的脑海里,不断有一个身着蓝色衣裙的女子的身影闪过。

不知过了多久,初一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身体也有些站不稳。

初一缓缓睁开双眸,抬起右手扶住了身侧的一棵小树。

突然,一阵疾风划过,初一的面前多了一个身穿黑色劲装的青年男子。

“主子,一切都安排好了。”

初一摆了摆手,有些有气无力似的说道:“嗯,我知道了,你且先回去吧。”

青年男子面露担忧之色,说:“主子,你是不是旧疾又……”

“无碍,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初一说话的语气里已经带了几分厉色。

青年男子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沉声说了一声“是”。

待青年男子走后,初一像是放松了一般依靠着身后的树gān。

初一原本炯炯有神的双眸正在一点点失去焦距,他的嘴角微微翘起,仿佛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

青年男子终究没有依言离开,他在暗处看到初一这般模样,心里面愈发的难受,他知道,即使已经十年了,他的主子终究是放不下过去。

……*……

自元锦瑾采到桂花之后,天气就一直不错,她每天也就有了可以忙碌的事情。

这天,元锦瑾做了桂花糯米藕,就想着给夜氏姐弟和君千万送一点过去。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