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朝倚少年gl

作者:仲夏光年 阅读记录

《朝朝倚少年gl》作者:仲夏光年

文案:

前朝将军遗孤秦子毓为逃脱追杀,女扮男装,与师姐冯婷婷、李南絮携手闯江湖,共写一曲爱恨情仇,回首发现当初事事护她周全的师姐早已钟情于她,是牵手知根知底的师姐还是接受亦敌亦友的李南絮,是她成长的必经之路。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三教九流 情有独钟 乔装改扮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子毓,冯婷婷,李南絮 ┃ 配角:冯永文,唐廷,张进、张桓、北斗等 ┃ 其它:gl,女扮男装

第1章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一直想写一篇百合文,或许心里有个武侠梦,所以起笔就定在古代武侠,这是作者第一次写文,其中多有不足,各位客官还请见谅,如有好的提议亦会采纳。建元四十一年冬,晟州将军府接到密召,乃当今太子亲笔,信中说到,近年来皇上身子每况愈下,半月前,户部尚书栗大人bào毙家中,宫中派人调查,只说是吃醉了酒醉死家中,几日后朝中几位大臣突然以自己年事已高为由,告老还乡,皇上气急攻心,身子骨愈发差,如今竟是上不了早朝,是以命太子下月登基,二皇子这些年趁皇上身体抱恙,与其生母宁妃逐渐掌握大权,朝中皆是这母子俩亲信,栗大人与之前告老还乡的几位大臣本是支持太子之人,如今登基在即,死的死,走的走,太子深知此事不简单,然宫中可信任之人少之又少,几日后,登基大典召书便会陆续下放至各县州,正七品以上官职都将入宫参与大典,太子知晓将军一家皆是忠臣,望将军在当日全力辅佐。三日后,召书果然下达,当日入夜,将军府内,贺名扬将此事告知其夫人刘氏,刘氏此时亦是面色凝重,沉默不语,只听那贺名扬继续说道:少时父亲在朝廷当差时,便曾告知我这二皇子城府极深,性格yīn晴不定,他当时有意拉拢父亲,欲将他表妹许配与我,父亲为人刚正不阿,一心只孝忠皇上和太子,不愿与之为伍,故当众拒绝了他,弗了他的意,这二皇子当时并未发作,背地里却不知与皇上讲了些甚,竟让皇上渐渐对父亲心生芥蒂,又碍于父亲平叛有功,表面上派父亲来晟州消灭流寇,实则是削父亲兵权,将我们一家疏远,二皇子向来有仇必报,如今栗大人的死亦与他脱不了gān系,若真让他当了皇上,只怕挡着他的人都不得善终。刘氏听完,半晌终于说到:我们一家虽远离朝廷,但将军子承父业,到底是朝廷的人,现下国家不宁,太子向将军发难,作为臣子不得拒绝,再则,若二皇子真篡位成功,父亲虽然仙逝,但现将军手握兵权,以他的个性,于公于私,都不会放过将军,放不过将军,便是放不过我们这一家,将军只管去,如真有变故,妾身也必追随将军,只是可怜了杰儿和侑儿,说到此刻,竟隐隐有些哽咽。贺名扬听完,亦是眼眶发红,接到:杰儿三月前校场骑马不慎折了腿,现下还未痊愈,毓儿…也才一岁,我放心不下,若将来宫中真有变故,我会命亲信传话与你,你尽快带着他俩走,莫要管我。说完不顾刘氏如何反对,趁夜深将后事计划一一告知。第二日一早,便领着兵快马加鞭向宫中赶去。

一月后,登基大典上,二皇子果然篡位,朝中不服人等全部被扣,宫中火光冲天,刀枪之声不绝于耳,太子等人誓死捍卫,仍是败下阵来,皆数被杀,此时,二皇子登基。而十日后,远在晟州的将军府外围满了官兵,贺名扬大儿子贺俊杰与母亲刘氏早已得到消息,此刻在房内闭门不出,那官兵看大门紧闭,早已等不耐烦,一声令下,qiáng冲进府里捉人,谁成想进去后府中空无一人,只有几剁gān草摆在前厅,那官兵正要绕去中厅,大门突然关闭,随后四周几只火箭将那gān草点燃,晟州天气gān燥,瞬间火光照亮了整个将军府,突然从火光中走出一人,仔细一看是那刘氏,只听她说到:贺将军为国捐躯,你们却是助纣为nüè,妄想斩草除根,将军府里人向来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今日我们一家哪也不去,与你们血战到底。这一仗从傍晚一直持续到第二日,最终双方死伤无数,刘氏与其子贺俊杰均牺牲至此,只留的家中一岁大的小女,早在官兵来之前便由亲信带出府,此刻早已远离晟州。

第2章 第二章

十五年前,二皇子夺权篡位后,独断专行,□□无数,又四处抓男子充军征战,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时常有起义发生,七年后,终被外族推翻,新帝登基后,大赦天下,吸取前人教训,励jīng图治,兴修农田水利,发展经济,国家日渐安定,江湖各路悄然兴起,呈现多元发展之势。

福建山多,自古便有东南山国之称,其中有一座山,山中藏有一书院,名曰不为书院,取名书院,看似是读书之地,实则是江湖门派,专主寻人、探查之事,为院长冯永文与其妻子吴氏在二十年前创建,冯永文原是镖局走镖人,习的一身武艺,后镖局解散,他又去当了几年兵,在沙场上见识了妻离子散,手上也沾了多条人命,侥幸活了下来,冯永文自觉罪孽深重,便卸下盔甲,回归江湖,建立之初本是为收留孤儿,给他们一个容身之地,后队伍逐渐壮大,发展成现在的不为书院,书院低调行事,一直秉持三条戒律,一不寻朝廷之人,二不寻退隐江湖之人,三只办事不多事,二十年来,倒也相安无事。

十五年前,一男子来到不为书院,将一孩子连同一封信及一柄短剑一并jiāo予冯永文,那柄短剑冯永文一眼认出是自身之物,多年前他深陷危险,贺将军恰巧路过救了他一命,他心怀感恩之心,便将此物赠予将军,如日后将军有所求,只需拿这剑前来,自己定当全力以赴。冯永文望向那孩子,脸上虽有尘土却也掩饰不了眉清目秀,想是经过多日风chuī日晒,此时又饿又累,也不哭不闹,竟咬着自己手指睡着了。冯永文将孩子jiāo给吴氏,再去看那信,是封血书,信中说昏君当道,贺将军被杀,将军府不保,将幼女托付院长,皇上赐将军世代国姓贺,为防节外生枝,幼女从此以男子示人,并改为将军祖上原姓秦,名曰秦子毓,望院长护她周全,从此远离朝廷,不求荣华富贵,只求一世安康。吴氏抱着那孩子见她生的可爱,又与自己女儿年纪相当,着实喜欢,忙给她洗了澡换了身衣裳,又喂了些吃食,将她和自己女儿放在一起一同哄着,冯永文在旁边看着吴氏举动,心情却是沉重,半晌后对那来人抱拳说到:请将军和夫人安息,这孩子我与妻子定会将她当作亲生一般,保她平安长大,将毕生之学尽心教她,以告将军一家在天之灵。末了又说到,罢了,男子便男子,将来命运如何,且看她自身造化罢。那送孩子之人得了冯永文这一席话,终于放下心来,离开书院后几日便服毒身亡。

之后冯永文果然待她如亲生一般,这孩子身份特殊,冯永文夫妇两人小心照顾,秦子毓和冯永文之女以及师兄唐廷、师弟杨晨毅年纪相仿,四人一同长大,一同习武,亲密无间。秦子毓自小聪明,待知道自己身份后见周围师兄弟妹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也不多问自己身世,只小心保守着这个一世都不能与外人道出的秘密。

第3章 第 3 章

山中读书练功的日子总是过的飞快,转眼间,秦子毓与当年三人都长大成人,这些年得冯永文及吴氏照顾有佳,悉心教导,身份自是除了夫妇两及其师姐外,无人知晓,这师姐便是冯永文独女,名曰冯婷婷,只比秦子毓虚长一岁,生的也是清秀可人,但就是性子清冷了些,书院里的其他师兄妹常常不敢与之多亲近,唯这秦子毓因俩人年纪相仿一起长大,加之八岁那年她知晓自己身份后替她在外多次圆场解围,故而关系要好。

上一篇:双旦芳华下一篇:雪狼谣gl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