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君归/娇宠童养媳:七爷,霸道爱

作者:火轻轻 阅读记录

《月下君归/娇宠童养媳:七爷,霸道爱》作者:火轻轻

文案:

和她拜堂的是六爷,dòng房花烛夜是七爷。

“看在你对我痴心一片的份上,我成全你。”七爷坐在轮椅上,倨傲清冷。

“弟妹,做我的姘头,我给你霍家的一切。。”六爷狂热qiáng势口吻。

十年等待,喻伊人见到了神秘莫测的七爷,也见到了高高在上的六爷。

喻伊人是众人皆知童养媳。(复活后是顾倾城)

黑夜,七爷柔情万千,“伊人,给我生个女儿,我的心是你的!”

白天,六爷霸道qiáng势,“伊人,给我生个儿子,我的命是你的!”

白天他换着花样宠着她,入夜他玩着花样宠着她,是他?还是他?

他给她调制出绝世奇香,一味可以令人勾魂摄魄,为爱痴狂的香。。迷醉她,永世宠她

架空民国,身心gān净。

正文 第1章 家破人亡(已修~)

【十年前,清末民初】

烈火熊熊。

威名赫赫的喻家大宅在烈火中焚烧。

刀光剑影,四处都是哀嚎声,凄惨的叫声,横尸遍地。

一张石桌上,躺着一位娇美漂亮的女人,衣裳尽褪,雪白的肌肤bào露在空气中。

“啊!”女人凄厉惨叫。

她的身上匍匐着一位身材壮硕的男人,狠狠地蹂躏身下的女人。

四周围成圈,站着一个个持着大刀的壮汉,贪婪盯着这一幕。

“爷,您舒坦够了,让我们几个来。”

“挨个排好队,一个一个来!好好玩儿喻家少奶奶。”身上的男人很慷慨的口吻。

“畜生!!放开影儿!放开她!”

一旁跪着一位男子,是喻家当家人喻家声,被一群闯入的贼人押着,眼睁睁看着眼前这一幕。

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众人欺凌。

“畜生。。。”女人唇咬破出了血,凄楚的脸蛋,泪水未gān。

身上的男人一阵舒坦,伸手捏起了女人的下颌。

冰冷刺骨的声音钻入耳里,

“何影,我得不到你,那就毁了你!”

男人翻身下了地,转向了一众手下。

“你们挨个挨个来,怜香惜玉点,别把人玩儿坏了!”

“啊!!”何影凄楚地大叫,泪水涟涟。

一个个壮汉排着队上前。

男人望向了远处的两个小女娃。

“那是喻家的两位千金吧?”男人笑问。

“是的,爷~”

“带上来!”男人厉声命令。

手下立刻押着两个小女娃上前。

押在地上的男人激动地喊道,“别动我女儿!她们还小!”

何影被侵犯中,同样激动了,“不!求求你,放过我女儿!放过她们!”

男人走上两个女娃的跟前,“你们俩叫什么名字?”

其中一位稍大点的女娃吓得不停哆嗦,“我叫喻伊水,求求你,不要杀我。”

男人冷嗤一声,转向了另一位女娃。

这位女娃脸色苍白,一言不发。

“回答!你叫什么名字?”男人手掌掐住了另一位小女娃的脖子。

年仅六岁的喻伊人盯着眼前的男人,眼睛里都是仇恨。

“喻伊人。”

“呵呵~伊人?伊水?都是很好听的名字,长大一定是美人儿。”男人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

四周,烈火不停燃烧,横梁砸落在地上的声响,噼里啪啦。

男人起身,目光冰冷看向了石桌。

石桌上,女人被蹂躏得失去了知觉,一旁的壮汉挨个上前,扳着她的双腿,肆意耸动。

“哈哈哈~~水嫩嫩的少妇人,真漂亮~~玩起来带劲~”耳畔皆是yín声笑语。

女人转头,看着喻家声,笑得凄楚,

“家声,我不堪此屈rǔ,我走了,愿来世我们还能再做夫妻!”

女人狠狠地咬断了舌根,咽气而去。

“影儿!影儿!我不能保护你。。。啊!”地上的喻家声嚎啕大哭。

他看向了两个年幼的女儿,“伊水,伊人,记住爹爹的话,这辈子永远不要学调香!”

喻家声朝着一旁的石柱,狠狠地撞了过去,脑袋撞出了巨大的血窟窿,倒在了血泊中。

八岁的喻伊水见着,吓得晕倒在地上。

六岁的喻伊人呆滞站着,看着眼前这一幕,爹爹,娘亲死得凄惨无比。。。

“来人!把喻家声拖出去大卸八块,抛去山林里喂láng!”

“是!爷。”

六岁的喻伊人满眼都是触目惊心的鲜血,满眼都是火光燃烧。。。

一夜之间,喻家家破人亡,消息震惊四方,偌大的府邸在火焰中燃烧殆尽,化为尘土。

六岁的喻伊人倒在火堆中。

破晓时分,一位身穿青蓝色长衫的少年,披星戴月而来。

少年抱起了喻伊人,将她从火堆里救出来。

正文 第2章 高高在上的六爷

【一个月之后】

大雪纷飞,皑皑白雪覆盖着占地千亩的大宅。

赫赫有名的调香世家——霍家。

六岁的喻伊人在老管家带领下,进入大宅。

慈眉善目的霍家老太太喝着茶,飘悠悠的话落下,

“丫头,霍家从火堆里救出你,可知感恩?”

喻伊人抬头,看向了老太太,大眼睛闪烁着迷茫。

霍家老太太见着,开口道,“可还记得什么?”

喻伊人摇了摇头,她一觉醒来,脑袋空白,记忆消失,迷惘空dòng。

“罢了,今后你养在霍家,嫁在霍家,是老七的童养媳,明白了吗?”

老太太声音透着一股威严。

喻伊人立刻点了点头,

“伊人明白了,今后我就是七爷的童养媳。”

“嗯~”老太太满意地点头。

——————————————

【一晃六年过去了】

喻伊人在霍家养成十二岁。

一片竹林,一处僻静的庭院。

喻伊人趴在门外,盯着掉在院子里的纸鸳鸯。

她记得小桃红跟她说过,竹轩是霍府的禁地,不得入内。

可是她要捡纸鸳鸯。

“啊~!”一道女子凄厉的惨叫声,从竹轩里传出。

喻伊人吓得胆颤心惊,双手握紧了。

竹轩里传出女子的哀求声,“六爷,饶命啊,六爷,饶命~贱妾再也不敢了!”

喻伊人好奇心的驱使下,爬过了假山,靠近窗外,探出一双乌黑的大眼睛。

瞬息间,喻伊人吓得脸色苍白,盯着屋里的一幕,一双腿都吓软了。

屋子里,地上趴着一个女人,片缕不着,雪白的肌肤上血痕斑驳,在地上颤抖抽搐,不停哭求。

四周站着一位位脸色森然,毫无血色的男人,这些个男人是霍府的护卫。

“说!是谁派你来偷香方?”一道幽然森冷的男人声音从屏风后传来。

“六爷,呜呜呜~我没有偷香方,没有。。呜呜~”

地上的女人,衣不蔽体,跪着爬上前,隔着屏风,不停地磕头,硬生生将脑袋磕出了一个血窟窿。

喻伊人震惊了,一颗心七上八下跳动,盯着水墨屏风,里头的男人就是六爷?霍晋城?霍家的当家人。

喻伊人进入霍家六年了,身为七爷的童养媳,一直生活在梅苑,从未见过七爷一面,更别谈见六爷。

听闻六爷和七爷是同胞孪生兄弟,性子不同,容貌却是生得一模一样。

喻伊人想着,若是能够一睹六爷的容颜,岂不就等于看见七爷的长相?

喻伊人自然很想看见自己未来夫君的模样,奈何六年之间,却是连个影子都没见过。

“啪嗒~”一声,屏风里头摔出一杯热茶。

滚烫的茶水泼在了地上女人身上。

“啊!”女人又是一声凄惨的叫声。

喻伊人吓了一跳,回神看向了屋里头。

“六爷~呜呜呜~我真的没有偷您的香方,真的没有。。”女人趴在地上蜷缩,片缕不着呈现在一个个男人面前。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