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枕(长嫂为妻)

作者:墨书白 阅读记录

书名:山河枕(长嫂为妻)

作者:墨书白

【卫韫版】

卫韫十四岁那年,满门男丁战死沙场,家破人亡,

那时只有母亲和他那位新嫂陪着他撑着卫家

母亲说,新嫂子不容易,刚拜堂就没了丈夫,等日后他发达了,务必要为嫂子寻一门好的亲事。

那时候他说,好。

卫韫二十岁那年,

礼部尚书顾楚生上门给楚瑜提亲,

卫韫提着刀上了顾家大门,

他说,进了我卫家的门,这一生都得是我卫家的人。

顾楚生嘲讽出声,你哥都死了,她是谁的人?

卫韫捏紧了刀,一字一句答,我卫韫的人。

【楚瑜版】

楚瑜上辈子为了顾楚生,

逃了御赐的婚,走了千里的路,

最后却仍旧落了个病死他乡的下场。

重生到十五岁,楚瑜正在逃婚的路上,她毅然回头,嫁进了卫家大门。

她知道卫家会满门战死,只留下一个十四岁的卫韫,独撑高门。

她也知道卫韫会撑起卫家,成为未来权倾朝野、说一不二的镇北王。

所以她想,

陪着卫韫走过这段最艰难的时光,

然后成为卫家说一不二的大夫人。

却不曾想,最后,她真的成为了卫家说一不二的“大夫人”。

作者微博:晋江墨书白

更新公告、红包活动、作者日常、文章jiāo流……微博应有尽有……

收藏我,你收不了吃亏,收藏我,你收不了上当。

内容标签: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瑜,卫韫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重生而来的楚瑜嫁给了自己上辈子逃婚的卫家,企图改变卫家满门男丁战死沙场仅留卫韫一人的命运,却事与愿违。于是她作为卫家大夫人,带着那仅有十四岁卫韫,独撑百年高门,在绝望中摸索而行。

故事背景宏大,节奏明快,人设丰满,剧情充实。从白帝谷七万人之死,徐徐铺开乱世画卷。男女主感情自然细腻,英雄热血,儿女情长,在作者笔下得到完美平衡。

第1章

九月秋雨微寒,庭院内传来雨声淅淅沥沥,混杂着诵佛之声落入耳中,让楚瑜神智有些恍惚,昏昏欲睡。

她身上带着凉意,膝下有如针刺一般疼,似乎是跪了许久。外面是熟悉又遥远的吵闹声。

“她马上要出嫁了,这样跪着,跪坏了怎么办?!”

“我听不得你说这些道理不道理,我就且问她如今半步迈出将军府未曾?!既然没有,有什么好罚?!”

“如今打也打过,骂也骂过,你们到底是要如何?”女人声音里带了哭腔:“非要bī死阿瑜,这才肯作罢吗?!”

是谁?

楚瑜思绪有些涣散,她抬起头来,面前是神色慈悲的观音菩萨,香火缭绕而上,让菩萨面目有了那么几分模糊。

这尊玉雕菩萨像让楚瑜心里有些诧异,因为这尊菩萨像在她祖母去世之时,就随着作为陪葬葬下了。

而她祖母去世至今,已近十年。

若说玉雕菩萨像让她吃惊,那神智逐渐回归后,听见外面那声音,楚瑜就更觉得诧异了。

那声音,分明是她那四年前过世的母亲的!

这是哪里?

她心中惊诧,逐渐想起那神志不清前的最后一刻。

那应该是冬天,她躺在厚重的被子里,周边是劣质的炭炉燃烧后产生的黑烟。

有人卷帘进来,带着一个不到八岁的孩子。她身着水蓝色蜀锦裁制的长裙,外笼羽鹤大氅,圆润的珍珠耳坠垂在她耳侧,随着她的动作轻轻起伏。她已经年近三十,却仍旧带着少女独有的那份天真明媚,与躺在病chuáng上的她截然不同。

她与面前女子是一前一后同时出生的,然而面前人尚还容貌如初,她却已似暮年沧桑。她的双手粗糙满是伤痕,面上因长期忧愁细纹横生,一双眼全是死寂绝望,分毫不见当年将军府大小姐那份飒慡英姿。

那女子上前来,恭恭敬敬给她行礼,一如在将军府中一般:“姐姐。”

楚瑜已没有力气,她迟钝将目光挪向那女子身边的孩子,静静看着他。

那孩子看见楚瑜,没有分毫亲近,反而退了一步,颇有些害怕的模样。

楚瑜呼吸迟了些,那女子察觉她情绪起伏,推了推那孩子,同孩子道:“颜青,叫夫人。”

孩子上前来,恭恭敬敬叫了声,大夫人。

楚瑜瞳孔骤然急缩。

大夫人?什么大夫人,分明她才是他的母亲!分明她才是将他十月怀胎生下来那个人!

“楚锦……”楚瑜颤抖着声,她本想脱口骂出,然而触及自己妹子那从容的模样,她骤然发现。

谩骂并没有作用。

此时此刻,她早已失去了手中的剑,心中的剑,她想要这个孩子唤一声母亲,需得面前这个妹妹许肯。

她恳求看着楚锦,楚锦明了她的意思,却是笑了笑,假装不知,上前掖了掖她的被子,温柔道:“楚生一会儿就来,姐姐不必挂念。”

楚瑜知晓楚锦是不会让她听到顾颜青那声母亲了,她一把抓住她,死死盯着她。

楚锦静静打量着她,许久后,缓缓笑了。

她挥了挥手,让人将顾颜青送了下去,随后低头瞧着楚瑜的眼睛。

“姐姐看上去,似乎不行了呢?”

楚瑜说不出话,楚锦说的是实话。

她不行了,她身子早就败了,她多次和顾楚生请求,想回到华京去,想看看自己的父亲——这辈子,唯一对她好的男人。

然而顾楚生均将她的要求驳回,如今她不久于人世,顾楚生终于回到乾阳来,说带她回华京。

可是她回不去了,她注定要死在这异乡。

楚锦瞧着她,神色慢慢冷漠。

“恨吗?”

她平淡开口,楚瑜用眼神盯着她,给予了回复。

怎么会不恨?

她本天之骄子,却一步一步落到了今日的地步,怎么不恨?

“可是,你凭什么恨呢?”楚锦温和出声:“我有何处对不起你吗,姐姐?”

这话让楚瑜愣了愣,楚锦抬起手,如同年少时一般,温柔覆在楚瑜手上。

“每一条路,都是姐姐选的。阿锦从来听姐姐的话,不是吗?”

“是姐姐要私奔嫁给顾楚生,阿锦帮了姐姐。”

“是姐姐要为顾楚生挣军功上战场败了身子,与他人无gān。”

“是姐姐一厢情愿要嫁给顾楚生,没人bī姐姐,不是吗?”

是啊,是她要嫁给顾楚生。

当年顾楚生是和楚锦定的娃娃亲,可她却喜欢上了顾楚生。那时候顾家蒙难,顾楚生受牵连被贬至边境,楚锦来朝她哭诉怕去边境吃苦,她见妹妹对顾楚生无意,于是要求自己嫁给顾楚生,楚锦代替她,嫁给镇国侯府的世子卫珺。

那时候所有人都觉得她疯了,用一门顶好的亲事换一个谁见着都不敢碰的落魄公子。疼爱她的父亲自然不会允许,而顾楚生本也对她无意,也没答应。

没有人支持她这份感情,是她自己想尽办法跟着顾楚生去的乾阳,是顾楚生被她这份情谊感动,感恩于她危难时不离不弃,所以才娶了她。

顾楚生本也非池中物,她陪着顾楚生在边境,度过了最艰难的六年,为他生下孩子。而他步步高升,回到了华京,一路官至内阁首辅。

如果只是如此,那也算段佳话。

可问题就在于,顾楚生心里始终记挂着楚锦,而楚锦代替她嫁过去的镇国侯府在她刚嫁过去时就满门战死沙场,只剩下一个十四岁的卫韫独撑高门,那时候楚锦不愿为了卫炀守寡,于是从卫家拿到了休书,恢复独身。

顾楚生遇到了楚锦,两人旧情复燃,重修于好,这时候楚瑜哪里忍得?

在楚锦进门之后,她大吵大闹,她因嫉妒失了分寸,一点一点消磨了顾楚生的情谊,最终被顾楚生以侍奉母亲的名义,送到了乾阳。

墨书白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