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曾吻玫瑰

作者:云拿月 阅读记录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也曾吻玫瑰》作者:云拿月

文案

方明曦喜好玩弄感情

到瑞城的第三年,追求者就为她惹事远走

于是她的好日子到头,只因,对方的兄弟是肖砚

人人都道得罪肖砚,方明曦的日子不会好过

可谁都没想到

后来,肖砚也成了她玩弄过的其中一个

——“我只为你,裙下称臣。”

护士女主X民间救援队队长&投资人男主

第三人称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花季雨季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明曦,肖砚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一朵

《也曾吻玫瑰》

2017.9.26/云拿月

即使是我,我这样的人。

也有过意切情真,午夜梦回。

也曾手捧爱情,亲吻玫瑰。

打完晚饭回寝室的一路上,身旁经过的校友不论哪一级、不论是否打过jiāo道,都忍不住朝方明曦行注目礼,一边偷瞄,一边跟同行的人嘀咕。

内容无疑和她有关,但她没什么兴趣听。

晃晃手中的塑料袋,两道菜一份全素一份半荤,米饭半盒,垒在一块倒是不轻,拎着沉甸甸的。

三分钟脚程就到女生宿舍楼外,早年建时外墙大概也是锃亮的,多年风chuī日晒下来,墙体沁了一层泛旧的huáng。

方明曦住在这栋楼第三层左边拐角的第一间。

推开宿舍门,chuáng铺上的周娣听见动静伸头:“明曦?”

“嗯。”方明曦淡淡应声,反手关上门。

宿舍六张chuáng,每张chuáng下有张书桌和一个小橱柜。方明曦坐到自己桌前,动手解塑料袋绑的结,开始吃午饭。

周娣趴在chuáng铺边盯着她的背影,眨眼看了半天,一把掀掉被子,踩着chuáng梯下地,扯过椅子挤到她身边坐。

方明曦筷子稍顿,“你也要吃……?”

周娣摆手:“不了,我点的外卖在路上。”说完,看着她欲言又止。

方明曦被看得不自在,周娣凑得又实在是近,她只得身子往后倾,拉开点距离,“我脸上有脏东西?”

脏东西倒没,鼻子眼睛嘴巴有的和正常人一样,只不过她生来占便宜,比别人要好看而已。

这会儿瞅着她却不是因为这个,周娣略急:“你怎么这么淡定?连我们学校都传开了,你一点都不担心啊?”

“担心什么?”方明曦夹起一团饭,慢条斯理送进口中。

“邓扬啊!”周娣说,“他受伤住院还没醒吧?他们立大的都知道,现在我们学校的也知道了,我看论坛那帖子回复数多的吓人,你……”

“嗯。”方明曦简简单单一个字,一下堵住了周娣后头一连串的内容。

周娣微噎,苦口婆心:“你别不当回事,平时那些你不理能成,这样的事,这样……”

“哪样?”

“就这种关系到名声的事,你置之不理任由发酵,以后指指点点就少不了了!”

“现在少么?”

“……啊?”周娣一顿。

方明曦停下筷子,侧眸看向周娣,眼里认真,嘴角边却漫不经心扯起一丝笑:“我有名声么?以前指指点点还少么?”

两个问题,将周娣问得哑口无言。

筷子尖儿在米粒中戳了戳,眼中盛着窗外折she照来的傍晚天光,方明曦笑意稍减,轻飘飘扔下第三个教周娣无言以对的问题。

“况且,他们骂错了么?”

邓扬确实是因为她受的伤。前天凌晨在小吃街上吃夜宵,隔壁那桌坐着另一个她的追求者。那人挑衅邓扬,邓扬更不慡他,于是两个追求者就为她这么一个红颜祸水打了起来。

桌子掀了,酒瓶砸在脑袋上,邓扬头上缝了五针,轻微脑震dàng,现在人还在医院躺着。

那条街离这两所学校近,去的不是立大的学生就是她们学校的人,不少当时在场的目击者目睹经过,没多久两边学校论坛都有帖子开聊这桩八卦。

周娣愣愣看方明曦吃完半盒饭又起身收拾桌面,问:“邓扬在医院,你要不去看看?”

方明曦没答,只道:“再说吧。”

手里利落地把三个外带盒收进塑料袋,扯一张纸巾擦gān净桌子,背起挂在旁边的包:“我有东西落家里了,回去一趟。”

周娣昂头追问:“你真的不……”

方明曦已经走到门边,留下一个摆手的背影。

出了宿舍,在楼梯口拐弯,几个刚从外回来的女生手挽手有说有笑,光顾着说话没看路,迎面和方明曦撞到一块。

“对不……”抬头看清,几个女生脸色稍变,最后一个字自然也没扔给她。

“抱歉。”方明曦略颔首,敛神走自己的路。

错身而过,她踩下第二阶楼梯时,身后传来不轻不重的蔑声——

“嘁,骚货。”

……

下过雨地面返cháo,尤其是老城区,一整片统统旧得不成样,多多少少都被湿气侵袭。

这座城市在京杭大运河的末端,巷落是旧城特色。方明曦穿过弯绕曲折到家时,金落霞正要出去。

“你怎么回来了?”金落霞见她有些意外,低头一瞥,“手里拎的什么?”

“有东西落家里了回来拿。”方明曦进屋,对第二个问题答得随意,“买的一点排骨。”把排骨放下,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润过喉,眼尾淡淡瞥金落霞,“你去哪?”

“青菜不够了我再去市场买点,省得等会儿出摊东西不足。”

方明曦看一眼天色,“这个点?”

“那也没办法,早知道你去买排骨我就打电话给你……”金落霞在围裙上拭净水迹,一边念叨,拿上钱和菜篮出门去晚市。

屋里一时安静下来,昏暗光线映出空气中漂浮的灰尘。

正堂不大,平时炒菜煮饭都在这。旁边门内是个更小的厅,一分为二,后半是金落霞的卧室,前半用作客厅,除一台能收到十八个频道的电视机和一张快掉光漆的木茶几,几乎没什么大件。

方明曦的房间在阁楼,原本是储存杂物的,金落霞怕吵到她看书,单独给她收拾出来。

先上楼把落下的资料塞包里,方明曦下来将排骨洗净,从勉qiáng维持运行的淡绿色老冰箱中拿出冬瓜,都处理好后放进高压锅加水,熬汤。

做完这些,她端着小凳子坐在门槛边安安静静摘豆芽根,闻着空气中挥之不去的湿腥味,听草叶间虫的低鸣。

等到金落霞买完菜回来,方明曦已经将豆芽全部摘完,足够明后两天摆摊用。

冬瓜排骨也煮好,方明曦用保温盒装上,背包走人。

金落霞问:“你不在家吃饭?”

“不了。”

“你那排骨汤带去哪……”

方明曦没答。

走出巷子,到最近的公jiāo站台搭上公车。人不多但没有空位,她在后门对面站,一手抓住扶把,另一只手提着不轻的保温盒。

脚下摇摇晃晃,耳边隔一会儿便钻入机械报站声。头顶的公jiāo路线示意图显示,十三站之后就是市人民医院。

手机震动,方明曦改扶座椅椅背,费劲巴拉掏出手机。

周娣发来消息:“立大校论坛那个帖子又聊开了,听说邓扬那边有人帮他请假,估计三五天之内都不会去学校。”

第二条内容短些:“好吧我知道你不会去,就跟你说一下。”

方明曦浏览完,默然收起。

……

瑞城市人民医院正门朝东,从大门进,左边门诊楼,住院部在右。

邓扬的病房在四楼,不大,但是单独的一间。当时出事,方明曦陪他那一大群朋友把他送来,他昏迷缝过针后转到病房,时间太晚,她便打车回学校,没有跟他们一块留下守着。

直到现在。

走廊灯光白惨惨照下来,浓重药水味蹿入鼻腔,一下下挑拨神经的弦,让人想放松也放松不得。

上一篇:似瘾下一篇:小清欢

云拿月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