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栽就是狗+番外

作者:宋三冬 阅读记录

《再栽就是狗》作者:宋三冬

文案:

-如果人有下辈子 她要变成他爱的人 然后不爱他

-再栽他身上 她就是狗

江津订婚消息被媒体报导那天,辛家正在夜店玩。

她连质问都懒得质问,当天晚上就回金丝笼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

别人同情又嘲讽。

她倒满不在乎,“不被别的女人看上,那我的眼光得有多差。”

再相见的时候,他看她的目光依旧排斥又警惕。

辛家画着美艳的妆,瞧他:“你不用这么冷淡,我没想过要再纠缠。”

***

“听说江大少最近在学狗叫?叫来听听。”

“汪汪汪。”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再栽就是狗/宋三冬

辛家乌黑柔软的长发扎成马尾从半封的黑色棒球帽后沿孔里露出,她穿着半身长的黑t配着露出短短一截的牛仔短裤站在树荫下等人。

这是江津时隔四个月见到辛家。

她皮肤依旧是润泽发光的牛奶色,手里拿着一个可爱的粉色恶魔头小风扇,耳边碎发微dàng,看上去西澄高中的生活也没有想象中差。

江津正想拉窗帘,走廊传来噔噔瞪的下楼声,他眉微蹙,手顿住,沉默的敛眉盯着窗外。

不一会儿,江怡跑出去,给辛家一个大大的熊抱。

辛家眯眼跟着笑,笑容极有感染力,“宝贝儿,想我没?”

“想死你了。”江怡跟她勾肩搭背往外走,“不是说今天要给我介绍新朋友,在哪儿?”

辛家正要说话,站在二楼窗边的江津突然拉开窗,“江怡。”

“... ...”

“... ...”

阳光略微有些晃眼,辛家仰着头看到面色冷峻的江津,有些遗憾的咂咂嘴,“宝贝,你好像走不了了。”

“好像是的。”

辛家双手做投降状,往后退开几步,她眯着眼朝二楼挥了挥示意自己的无辜,然后看江怡,“我先走了,下次你哥不在的时候再给我打电话。”

江怡有些小可惜,“你下个月就要回学校了吧?”

“对。”

“那我们什么时候约下次出去玩?”

“唔...再找时间吧,反正这一个月我都不走。”

辛家的手机响了,她把小风扇塞送给江怡,倒着走边跟她挥手道别。

耳钉在阳光下反光,杏红色的指甲洋溢着少女感,她的打扮完全不像是高中生,更像是只自由自在的花蝴蝶。

江津眉微蹙,眼睑下压,情绪严肃。

江怡塌着肩膀回到家里,看着她哥冷着张脸站在二楼,她深深叹了口气,掰着手指细数,“我知道今晚上有钢琴课,明天还有数学补习班,我都知道都知道,这就去预习。”

江津寡淡的眸在她手里晃了一圈,目光落在她手里的小风扇,“辛家给你的?”

“嗯。”

江津突然向她摊手。

江怡莫名其妙看他。

“没收。”

“... ...”江怡把风扇藏在身后,“这是辛家送我的。”

“看着它就想出去玩。”

“我不会。”

“给我。”

江怡翻了个白眼,嘟嘟囔囔不高兴,“给你就给你,下次让辛家再送我就行了。”

江津垂下眼眸看着风扇,他摁了一下按钮,扇叶转动发出特别适合夏天的聒噪声响。

辛家是江津家保姆的女儿,跟江怡和江津也算勉qiáng能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不过跟优秀的江家兄妹不同,辛家不怎么拿得出手。

她没有特长爱好,成绩在年级吊车尾,人也没有毅力和抱负,胡悦求了夫人好久总算是把她塞进了景天一中,可是她一点也不争气,混吃混喝一年就叫嚣着要转学,否则就不读了。

确定要转去西澄高中的时候,她欢喜得不成样儿。

江津至今都记得她高兴得手舞足蹈的模样。

他摁关手里的风扇,疏懒的扯了扯唇角,揣着手往自己卧室走。

... ...

辛家玩到凌晨才回,她从摩托车上翻身下来,脱掉头盔,边嚼口香糖边跟李锦挥手道别。

她走两步,突兀的被吓到,“江津,你走路怎么不出声!”

江津把耳机摘掉,黝黑的瞳孔里扫了眼她身后的李锦,“去哪儿了?”

“当然是玩去了。”

辛家走两步,见江津还盯着她身后,她微侧开身,指了指李锦,“我高中同学,李锦。”

辛家又跟李锦介绍道:“大少爷,江津。”

李锦似乎听说过江津,他没多问,眯着眼问了声好。

他把头盔放好,对辛家说到:“明天下午我来接你?”

“嗯,大概两点来吧,我睡个懒觉。”

“成。”

摩托车发出低沉的轰鸣声转了一个小弯驶远,辛家伸了个懒腰准备回去睡觉。

江津站着没动,辛家眨巴眼睛上下打量他,“少爷,你有什么事?”

“明天你出去玩把江怡带上。”

“她不是要补课吗?”

“我帮她推掉,你带她一起。”

“好,如果没事儿,那我先...”

江津重新戴上耳机,继续夜跑。

辛家把话吞回去,不用跟江津说话,辛家反倒松了一口气。

她鼻音轻轻哼着歌儿往家的方向走,虫声又细又碎像是她不成曲的调子伴奏。

江津停下往后看一眼,青白色百褶短裙dàng着漂亮的碧波弧度,空旷的黑色衬得她皮肤越发白腻,他眨掉睫羽上的汗珠继续夜跑。

辛家洗了澡,随便揉揉湿漉漉头发,没正形的趴在chuáng上给江怡发信息。

江怡也是个夜猫子,立马就有回复了。

辛家看着信息,短暂的犹豫后回复了个‘好’字,取下写好编号‘1’的独栋别墅钥匙,踮着脚尖悄悄从卧室溜出去。

江津江怡平日上学住在离学校不远的洋房,到放假的时候就会回到别墅庄园,辛家跟着她妈住在保姆房,离江怡住的主别墅大概三分钟路程。

她熟练的摸黑上了门前几阶梯,开门进了屋。

她循着印象,赤着脚往二楼走,走到一半,身后突然亮起了光。

辛家身体一僵,侧瞥一眼,墙上映着黑色的影子。

乱七八糟的鬼故事一下全部涌上来,辛家觉得背脊骨发凉,咬着唇使出吃奶的劲儿往楼上跑。

她撞到台阶,不自觉发出‘嘶’的一声,顺着楼梯往下滑。

江津手摁住她肩,避免她一直下滑的惨案。

他好像也刚洗完澡,掌心的温热透过薄薄一层衣服落在她肩上,两人距离略显亲昵。

辛家看见他的脸,先是松了一口气,而后漂亮圆滚的瞳孔染上一层浅淡怒意的生动。

她抬脚就揣他,“你gān嘛吓我!”

江津后退两步停住。

他没说话,眉心蹙得更紧,觉得她不可理喻。

辛家站起来,撞到的右脚趾下意识的蜷了蜷,江津注意到她的小动作,压住烦躁的情绪,敛住眉,“这么晚你过来gān什么?”

“江怡让我过来陪她说说话。”辛家目光越过江津的肩,落在客厅茶几上,“你大晚上喝水怎么不开灯?真的吓到我了!”

辛家还有好多不高兴要说,这时,二楼房门被打开发出‘咔’声,夫人李丽琴温温柔柔的声音响起,“小津?你还没睡?”

辛家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慌张往下跑,东张西望找可以藏身的地方,江津面无表情的看着辛家乱窜,微不可见叹口气,指了指厨房。

辛家藏到厨房去,江津抬头迎上李丽琴疑惑的目光,“妈,你怎么下来了?”

“刚才听见奇怪的声音...”

“我不小心撞到台阶了。”

“没事儿吧?”

“没有,你睡吧,我也准备去睡觉了。”

辛家双手捂住嘴听着外面的对话,确认自己不会被bào露才放心的喘了口气。

同类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