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毒‘妃’+番外

作者:颜若优雅 阅读记录

《农家毒‘妃’》作者:颜若优雅

文案:

凌敬轩,纵横国际的密医兼杀手,一手救人,一手杀人,黑白两道无不闻风丧胆,一朝穿越,家徒四壁,还免费附赠两个gān煸小包子,凌敬轩不禁无语扶额,这人生,还能再坑点吗?

严晟睿,青朝唯一拥有将军封号的亲王,一次任务的意外,大好男儿硬生生变成了妻奴,皇室宗亲莫不扼腕,可,妻奴哪是一日练成的,毒妃医毒无双,谁敢不要命的给他扳直了?

“什么?三十文?你抢人啊这么贵!”

某年某月某一天,凌敬轩带着两个小包子赶集置办生活必需品,五岁小包子一听价格瞬间憋红了脸,gān煸小手死死拽着破旧的钱袋子,凌敬轩顿时欲哭无泪,儿啊,咱们赚了钱不花难道还留着下崽子吗?

最后的最后,明明他们身上揣着他辛苦赚来的二两银子,结果啥东西都买的最次最便宜的,看着笑得各种满足的gān煸小包子,凌敬轩暗暗发誓,总有一天要将他们养成超级肉包子,纨绔二世祖!

关键字:凌敬轩,严晟睿,qiángqiáng宠溺,种田慡文

楔子 你他妈轻点!

伴随着社会的发展,科技的进步,华国农村早已摆脱昔日的贫穷,普遍奔小康过上了富足的好日子,沿海地区的部分乡村建造得甚至比大城市还美丽,西部内陆相比之下就差多了,山泉村是位于西部川省北市的小村庄,村子里一共也就百多户人,日子过得不敢跟沿海地区比,但也算是富足。

要说山泉村最富裕的人,村民肯定会不约而同的告诉你三个字,凌敬轩。

没人知道凌敬轩是怎么发迹的,二十多年前的某一天,凌家七口人一夜之间全部死了,只有三岁的凌敬轩也失踪了,从此后,山泉村再也没有姓凌的人,可就在八年前,自称是凌敬轩的男人突然回到村子里,在凌家原来的旧址上圈了块地,短短半年就盖起一座前后都带花园的别墅,当时好多人都又羡慕又嫉妒,恨不得取代凌敬轩搬进去住。

随后没多久,也不知道凌敬轩怎么办到的,又在距离别墅不远的地方买了好几十亩地,风风火火的面向山泉村招募长工种田种地,也因此,原本所有人都以为不合群,不敢接近的凌敬轩终于融入山泉村了,平日里没事的时候,凌敬轩总是会到村长媳妇儿开的茶馆里跟人打牌混日子,没人知道他是gān什么的,钱又是从哪里来的,大家只知道,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消失一阵子,回来后又跟没事人一样插科打诨。

“啊……”

深夜,万籁俱寂,山泉村唯一的别墅里,一道男人痛苦的嘶吼突然响起,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找过去,微敞开的房间里齐齐站着好几个高壮魁梧,穿迷彩服,荷枪实弹,浑身戾气的男人,再往里面看,一个男人背对着房门手脚麻利的动作,在他的面前,一个半luǒ男人嘴里含着白布,血淋淋的伤口从肩胛骨蔓延至腹部,惨叫声就是他发出来的。

“你他妈轻点!”

见男人都痛得翻白眼了,站在chuáng头边的男人粗吼道,正在缝合伤口的凌敬轩抬起头冷冷的扫他一眼,jīng致俊美得不似真人的脸庞布满赤luǒluǒ的嘲讽。

“唔……”

“既然你意见这么多,那你来吧。”

拽着线头的手猛地一拉,瞬间痛得男人差点晕过去,凌敬轩撇撇嘴将针线一丢,作势就要离开,一只带血的手掌突然抓住他,凌敬轩回头冷漠的一扫,伤口才缝合三分之二的男人狠狠的深呼吸几口气,瞪一眼chuáng头边的男人后才吐出嘴里的白布凝声道:“缝!”

即便身受重伤,男人的气势还是不可忽视,凌敬轩与他对视半响后才冷冰冰的说道:“只此一次。”

说罢,凌敬轩重新坐下来继续帮他缝合伤口,这些人是国际上有名的雇佣兵军团,最近受雇在川省执行一项暗杀任务,可他们小看了华国军方的能耐,差点没栽在他们手中,受伤的男人叫亚斯,是这支雇佣兵军团的老大,曾经帮过他一次,跟他还算有几分jiāo情,不然他们也别想找到他,更别说请他帮他缝合伤口了。

凌敬轩,代号追魂,国际上有名的密医兼杀手,一手杀人一手救人,黑白两道无不闻风丧胆,没人知道他真正的长相,除了医术和刺杀技能,他还有一手恐怖的易容术,可男可女,可俊可丑,更没几个人知道他平时都藏匿在何处,求医或找他杀人的人一般都是联系他所在的杀手组织,甭管是医人还是杀人,全凭他高兴,凌敬轩可以说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只凭喜好做事的杀手。

“这次是我们大意了,你放心,我们不会打搅你的安宁,等伤口缝好我们就离开。”

亚斯痛得昏暗的眸子难掩情愫,凌敬轩抬首淡淡的一扫,手上的动作不见丝毫停顿:“不走难道还想在我这里养伤?”

俗话说,小隐隐于世,小隐隐于林,可他却觉得,再也没有比乡村更安全的地方了,若不是欠他人情,打死他也不会主动bào露自己的藏身之处。

“敬轩……”

“碰!”

“不好,华国军方的人来了。”

亚斯的话被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拦腰截断,一个粗壮的汉子猛然冲了进来,守在房间里的壮汉们齐刷刷的看向亚斯,军方敢这么张扬,明摆着已经确定他们就在这里,这栋别墅怕是早就被包围了。

在这紧张的气氛中,只有凌敬轩好像不受影响,依旧敏捷熟练的缝合伤口,外界的一切仿佛跟他没有关系一样。

“盖伦,出去拦住他们,想办法撕开缺口。”

不愧是领袖,亚斯看起来依然冷静,在他的命令下,被叫做盖伦的男人扬手一挥,其余人全部训练有素的跟了出去。

“好了,你可以离开了。”

大概几分钟后,凌敬轩缝上最后一针,慢悠悠的收起工具,亚斯一把抓住他的手:“敬轩,跟我们一起走。”

那么大的伤口,不可能不痛,但亚斯给人的感觉却好像伤口根本不在他的身上一样。

迎着他炙热的视线,凌敬轩缓缓推开他的手:“知道雇佣兵与杀手的区别在哪里吗?前者需要豪慡义气,敢于将后背jiāo给队友,而后者,永远不可能信任任何人。”

话说到这里已经很直白了,他不是不走,而是不信任他们。

“敬轩,你永远都这么伤人。”

扬起一抹嘲讽的笑,亚斯qiáng忍着伤口的疼痛站起来,比起伤痛,心好像更痛,可他已经没感觉了。

“保重!”

在他拉开门准备离开的时候,凌敬轩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背对着他的亚斯唇角微弯,这样就够了,全世界估计没几个人能得到这两个字。

“你也是!”

“碰!”

门拉开又关上,外面枪声爆破声密密麻麻的响起,凌敬轩收拾好东西后又转头看了看门口,眼眸隐隐划过少许苦涩,有些情,不能要也不敢要,他宁可出去找一夜情,也不会给朋友不该有的希望。

“啪啪啪……”

“快,跟上!”

“亚斯这边……”

“这是一伙国际上有名的战争犯,必要的时候给我夷平它。”

“是!”

激烈的枪战中,对战双方都在下达指令,军方特种部队火力qiáng悍,亚斯等人从前方突破不过,只能转战后方,可后院等待他们的依然是大批的特种士兵,十来人的小组转眼就只剩下四五个人了,眼看着他们就要全军覆没,先前一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凌敬轩突然又出现了。

“跟我来。”

扫一眼亚斯赤luǒ的胸口又冒出的鲜血,凌敬轩转身就走,得到亚斯的首肯后,其他人也跟了上去。

地下室,凌敬轩无视众人的惊讶,俯身敲开其中一块地砖,一条只能容纳一个成年人通过的密道倏然出现,凌敬轩退到一边:“这里连接到不远处的河道,我在旁边的密林里放了橡胶艇,能不能逃走就看你们的运气了。”

上一篇:何处觅广寒下一篇:破天邪尊

颜若优雅小说推荐: